首页 诗词 字典 板报 句子 名言 友答 励志 学校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图书频道 > 文学 > 小说 >

鲜花圣母

2010-02-03 来源: 
基本信息·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页码:281 页 ·出版日期:2006年08月 ·ISBN:7533922573 ·条形码:9787533922573 ·版本:第1版 ·装帧:平装 · ...
商家名称 信用等级 购买信息 订购本书
鲜花圣母 去商家看看
鲜花圣母 去商家看看

 鲜花圣母


基本信息·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页码:281 页
·出版日期:2006年08月
·ISBN:7533922573
·条形码:9787533922573
·版本:第1版
·装帧:平装
·开本:32开
·丛书名:巨擘书库

内容简介 写于狱中的《鲜花圣母》是法语文学中的奇葩,翻开本书,大部分人都忍不住会质疑起让·热奈——这个偷窃过、卖淫过、入狱过,沾染过任何离经叛道行径的法国同性恋戏剧家、小说家、诗人。当年萨特的一次斡旋,让因偷窃罪第十次被叛刑的让·热奈免遭流放。于是他追随了萨特的存在主义警世恒言,三部名剧《阳台》、《黑奴》和《屏风》让他成为法国荒诞派戏剧的代表作家之之一。可事实上,此前写作的处女作小说《鲜花圣母》更类似于波行莱尔当年的“恶之花”,是他们与主流社会最为格格入不时撞击出的灿烂火花。
作者简介 让·热内,法国作家。他的生平颇为传奇。幼时被父母遗弃,后沦落为小偷,青少年时期几乎全是在流浪、行窍、监狱中度过的。热内认为他的犯罪是社会环境造成的,但这个伪善的社会本身却不受任何惩罚,所以他决定与这个社会势不两立。他发现写作是一种更为有效的判逆方式,于是在监狱中创作了小说《鲜花圣母》、《玫瑰奇迹》。这两部作品以及热内的另一部小说《小偷日记》都带有相当程度的自传性。《鲜花圣母》、《玫瑰奇迹》是二十世纪法国文学中的奇葩,但在很长时间内被认为是一种“恶之花”。因为小说描写的都是最为忌讳的问题,如同性恋和监狱生活等,并把罪孽的心态提示得淋漓尽致。而在作者绚丽多彩的文笔中不难看出试图走向诗意的美丽的努力。萨特在让·热内的作品中发现了一种特别的,甚至可以说高尚的东西,即他对人的荒谬生活处境表示了毫无拘束的抗议。
编辑推荐 《鲜花圣母》作者让·热内,法国作家,他在监狱中创作了小说《鲜花圣母》、《玫瑰奇迹》。这两部作品以及热内的另一部小说《小偷日记》都带有相当程度的自传性。《鲜花圣母》更是二十世纪法国文学中的奇葩,但在很长时间内被认为是一种“恶之花”。因为小说描写的都是最为忌讳的问题,如同性恋和监狱生活等,并把罪孽的心态提示得淋漓尽致。而在作者绚丽多彩的文笔中不难看出试图走向诗意的美丽的努力。萨特在让·热内的作品中发现了一种特别的,甚至可以说高尚的东西,即他对人的荒谬生活处境表示了毫无拘束的抗议。
序言 写于狱中的《鲜花圣母》是法语文学中的奇葩,翻开本书,大部分人都忍不住会质疑起让·热奈——这个偷窃过、卖淫过、入狱过,沾染过任何离经叛道行径的法国同性恋戏剧家、小说家、诗人。
写作是一种考验,阅读更是一种考验。“鲜花圣母”、“神女”、“宝贝”、“含羞草”……如果抱着神圣美丽的心情读让·热奈的这本书,那么从一开始,所有的东西都将轰然倒地。直白的同性恋描写、毫无自制的暴力随时出现、冒犯社会秩序的叛逆人格展露,他笔下的小说世界与_切崇高无关。
当年萨特的一次斡旋,让因偷窃罪第十次被判刑的让·热奈免遭流放。于是他追随了萨特的存在主义警世恒言,三部名剧《阳台》、《黑奴》和《屏风》让他成为法国荒诞派戏剧的代表作家之一。可事实上,此前写作的处女作小说《鲜花圣母》更类似于波德菜尔当年的“恶之花”,是他们与主流社会最为格格不入时撞击出的灿烂火花。对同性恋、犯人生活的漫画式模仿风格,生僻粗野的词句和黑话,一种前所未见
文摘 书摘
  美丽而又晦暗的一朵朵鲜花的这一美妙绽放,我只是得知了其片断:一个是由一张报纸送到我这里,另一个是由我的律师说漏嘴时提到的,而另外的一个是由监禁者们说出来的——几乎唱出来的——他们的歌唱变得魔幻而又悲怆(一曲《哀悼经》),就像是他们晚上唱的那些悲歌,他们的嗓音穿越了一个个牢房,传到我的耳边,那么混乱,那么绝望,那么贪婪。到乐句的最后,它已然声嘶力竭,而这一声音里的裂缝使它变得那般甜美,仿佛它由天使们的音乐伴奏,这正是我觉得可怕之处,因为天使们让我害怕,在我的想象中,他们是这样构成的:既非精神,亦非物质,白花花,雾腾腾,凶神恶煞似的,像是幽灵透明的躯体。
  那些现在已经死了的杀人凶手一直来到我面前,而每当这样的一颗丧门星落到我的牢房中,我的心便跳得很剧烈,我的心便跳得很狂乱,而这狂乱敲响的鼓点可能就在预告一个城市要投降了。一股热忱随之而来,一股简直可以扭曲我心灵的热忱,使我在几分钟里痉挛不已,这时候,我听到在监狱的上空有德国飞机飞过,它投下的炸弹在近处炸响。一眨眼间,我看到一个孤零零的孩子,被他的铁鸟带走,一边笑着,一边播撒死亡的种子。警报声,钟声,专为欢迎王太子的一百零一响礼炮声,仇恨和恐惧的叫喊声,统统为他一个人而爆发。所有的牢房全都惊恐地颤抖起来,哆嗦起来,疯狂起来,监禁者们使劲敲打房门,在地板上打滚,又是哭叫,又是嚷嚷,骂骂咧咧,祈求上帝。我看到了,我说,或者以为看到了一个十八岁的孩子在飞机上,从我的四百二十六号牢房的尽头,我向他送上爱的微笑。
  我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脸,真正的脸,给我这个牢房的墙上溅上了一团带钻石光泽的污泥,但是,我从画报上剪下这些眼睛空荡荡的漂亮脑袋,决不可能出于偶然。
  P2

(作者:zjbk377951 编辑:kind887)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