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词 字典 板报 句子 名言 友答 励志 学校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档频道 > 论文频道 > 法律论文 > 民法学论文 >

个人文化与民法的价值定位(1)

2008-07-31 来源:如有侵犯权益请联系service@reader8.cn立即删除 
「内容提要」个人文化是市场经济和市民社会的必然文化形态,它是社会普通个体人格独立和理性觉醒的产物。个人文

「内容提要」个人文化是市场经济和市民社会的必然文化形态,它是社会普通个体人格独立和理性觉醒的产物。个人文化是民法的信仰,民法从人格神圣、个体自治、自己责任和理性结社等方面表现了个人文化理念。个人文化在中国历经坎坷,但在市场化和由传统向现代转变的历史进程中,个人文化仍然是中国民法的核心价值。

  「关键词」 个人文化 人格神圣 私有财产 私法自治 自己责任 自由结社 《民法通则》

  一、个人文化:我从历史走来

  个人文化是指以个人的独立、平等、自治为基本内核的文化模式。个人文化推崇人的理性,倡导人权至上,强调个人对自身事务的决定权和对公共事务的自主参与,它是现代民主与法治的基石。就其内涵而言,个人文化首先是一种人的而非神的文化,即它是一种人本主义文化模式,它否定神权,破除宗教崇拜,使人们的幸福决定于自身的智慧和奋斗而非神秘莫测的上帝;其次,个人文化是社会普通个人的文化而非特定个人即“领袖”或“精英”的文化,它主张人人平等,反对特定个人对他人的凌驾,反对任何名义下的专制和极权;最后,个人文化也非极端化的集体主义文化。个人文化深谙人的独立平等之可贵,认为社会整体的福利惟有通过保护每个人充分发挥潜能的空间才能最终实现,因此个人文化是由个人自治出发倡导社会公正与和谐,而反对绝对的集体优位和在此名义下对个人的漠视与践踏。

  个人文化的灵光最早闪现于古希腊时代。古希腊斯多噶学派、犬儒主义学派等的哲学论著,以及以城邦政治为代表的早期民主形态中已经包含了对个人尊严神圣性的肯定。古罗马相对完备的市民权利体系更使得法律对个人价值的肯认被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然而作为“人类的童年时期”,古希腊古罗马时代的理性光辉不过昙花一现,很快淡出历史。这一淡出是由古希腊罗马文明独特的自然地理环境造成的,因为虽然古希腊罗马商品经济形态起步较早,但其自始至终却处于周遭广大落后蒙昧地区的包围之中。当人类整体尚未启蒙时,其对自身与世界的认识和支配都无从谈起,对以上帝为代表的宇宙神秘力量的顶礼膜拜便是很自然的事了,于是欧洲迎来了黑暗的中世纪。中世纪里,对个人起决定作用的是其在宗教秩序中的地位和在世俗组织如民族或家族中的地位,那时“人类意识处于睡眠或半醒状态。……人类只是作为一个种族、民族、党派、家族或社团的一员——只是通过某些一般的范畴而意识到自己。” 所谓的个人、权利、自由等概念还处在地平线之外,遥不可及。十三、十四世纪后,地中海沿岸近代商品经济的萌芽和发展,使意大利开始出现“具有个性的人物”,同时使“施加于人类人格上的咒符被解除了”。随后的两个世纪里,文艺复兴和宗教各改革运动相继跃上历史潮头。前者以人本主义挑战神权,倡导“一个从黑暗时代强加于他的一切镣铐下获得解放的全面发展的人” ,后者则使宗教从浸淫着专制和残暴的组织形式变为纯精神性的个人信仰,将上帝的力量置于每个人心中,肯定了个人的良心和判断力,促生了人的灵魂的自决权与神圣性。十七、十八世纪的启蒙运动中,个人权利、个人自由、个性解放等成了哲学的核心价值观,这直接导致了从英国光荣革命到法国《人权宣言》等一系列波澜壮阔的历史运动。它们高擎人权、自由、平等的大旗,于十九世纪基本完成了使个人从外在束缚(神权和君主专制)得以解放的宏观历史进程。

  个人文化从最初充满革命色彩的感性概念上升为一种成熟理性的文化形态和民主精神是在美国。十九世纪上半叶的美国,经济的现代化和疆域的扩张高歌猛进,对文化自立与民族精神的渴求也日趋强烈,而工业化浪潮的势不可挡又使个人面临被异化和吞噬的危险。在这一情况下,创造一种既能远离传统残余又能自立于工业化力量的人文精神和理性的生机勃勃的个体人格,便成为了历史的必然要求。爱默生是美国个人文化的集大成者。他继承了历史上关于个人自由、个人权利和个人平等等的思想,同时又超越了它们。他强调人的神圣性、个性和潜能的无限性,倡导人的自立、自足和自治,与此同时他还倡导个人在自我实现的同时与世界和谐相处,在得到尊重的同时承担责任。爱默生在一个重物质的世俗工业社会里,独到地吸收了东方儒家文化中关于道德和个人修养的精华,使个人文化理念超出了狭隘的实用功利性而具有了浓厚的以心智熔炼与道德培育为特征的人文气息。爱默生的个人文化理念成了美国社会民主精神的缩影,促成并巩固了美国近代以来以经济自由、政治民主和文化多元为特征的社会模式,而这一模式从总体上看是相当成功的。

  二、个人文化:民法的信仰

  民法是市民社会的基本法,是宪法之外直接系统规定普通个人权利与责任的部门法,它彰显正义,维系人权,被称为现代国度的“第二宪法”。民法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人类文明的演进史。作为社会文化中积极的向上的部分,文明的发展程度是与人的理性能力和自主意识相适应的,其本质在于尊重人、保护人,其价值取向于人的解放和潜能的无限发挥。虽然古希腊罗马时代的早期民法代表了人类在个人文化上的初步尝试,但十七、十八世纪以前的人类大部分时间里仍挣扎于蒙昧和黑暗中,漫漫长夜里,人的心智与潜能在沉睡。真正意义上的民法形成于近代以来的商品社会。经济的市场化与意识领域的启蒙,催生了人格神圣、私有财产和契约自由等一系列概念,西欧、北美乃至一些非欧美国家迅速完成了“从身份到契约”的社会形态的飞跃,这在人类文明史上具有不可估量的深远影响。

  从宗教淫威和家族羁绊中解放出来的人们理性而务实,有关自身生活的各个方面都不再仅停留于空泛而感性化的辩论,而是被有条不紊地纳入了人们为自由和幸福所从事的制度构建中。个人权利、个性自由与个体自治变成了一种大众化的有血有肉有声有色的生活方式,于是一种全新的文化形态即个人文化——或称一种全新的社会形态即市民世俗社会——诞生了,这期间,民法的作用功不可没。民法与其他法的根本不同,就在于它倡导人权、人性和人道理念,它在历史上第一次以无数个社会普通个人为关注和保护的对象,为最广泛的普通个人提供了“正直生活、不害他人、各得其所”的生存法则。因此可以这样说,民法是个人文化在法律层面上的集大成者,而个人文化理念则是民法永恒的信仰。综观各国,民法对个人文化理念的彰显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作者:3COME未知 本文来源于爬虫自动抓取,如有侵犯权益请联系service@reader8.cn立即删除)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