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词 字典 板报 句子 名言 友答 励志 学校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频道 > 其他故事 > 鬼故事 >

鬼故事:沈醉天:女生寝室(5)

2009-11-06 来源: 
水房魅影爱(2)  25   眼前突然出现这么一个诡异的人,方媛没有心理准备,差点叫出声来。还好,她最近遇到不少诡异的事情,以至于她本能地掩饰自己的恐惧。很快,她心绪平静下来,想起了自己坐在这里的目 ...

水房魅影爱(2)
  25
  眼前突然出现这么一个诡异的人,方媛没有心理准备,差点叫出声来。还好,她最近遇到不少诡异的事情,以至于她本能地掩饰自己的恐惧。很快,她心绪平静下来,想起了自己坐在这里的目的:等待秦月老师的朋友。
  他就是自己在等的人?
  秦月老师的朋友,竟然是这种样子?
  方媛没有说话,缓慢将目光投向他。她的眼神和他的眼神在空气中相遇,交错,融合。黑衣人的眼瞳迷人,如幽深的海水,深不可测,散发着瑰丽而神秘的诱惑光芒,令人心醉。一阵眩晕袭上方媛的心头,似乎想要昏睡过去,沉迷其中。她猛然一惊,移开视线,不敢再和黑衣人对视。
  一个质感阴沉的声音轻轻飘来,“你害怕?”
  方媛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黑衣人沉默了一会,上下打量了下方媛,说:“你很紧张。”
  方媛不习惯这样的眼神。这样的眼神,让她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将自己的衣服脱光了,裸着身子呈现在他面前。
  她想离开,尽快离开。
  这时,她突然想起秦月老师那番话:介绍你去倒不难,怕就怕你自己不能坚持做下去。不是吃苦,是……
  现在,方媛才明白秦月老师说这番话的原因。
  “我看,你还是回去吧。”黑衣人的声音里仿佛有几丝嘲讽。
  “不,我需要这份工作!”方媛鼓足勇气,抬起眼来望着黑衣人。
  黑衣人似乎有些惊讶,他显得有些憔悴,眼神开始黯淡下去,没有与方媛对视。
  “你确定?”
  “确定!”
  黑衣人的声音有些疲惫,似乎又有些欣喜:“那好吧,你每天晚自习后来图书馆帮我整理图书吧。”
  停了一下,黑衣人又加了一句,“还有,周末白天也要来。”
  方媛用力地点了点头,“没问题。”
  黑衣人靠着床边坐下来,抽出床下面的樟木箱,翻出一件厚厚的军大衣,看那情形,他似乎很冷,全身在微微颤抖,还想加衣服穿。
  “老师,你没事吧?”方媛问。
  “没事。”黑衣人咳嗽了几声,脸色益发显得苍白。方媛注意到,他的脸颊深陷,过多夜生活的年轻人就是这种脸颊。
  他难道也是过多了夜生活?照理说,他应该不是那种懵懵懂懂精力过剩的人,如果不是过多了夜生活,起码也是熬多了夜,睡少了觉,生物钟紊乱。
  最终,黑衣人还是没有穿上那件军大衣。咳嗽了几声后,他止住了颤抖,身体恢复得和平常人一样。只是他的身体太瘦削了,仿佛医院里的重病号。
  “我叫方媛。”
  “萧静,你可以叫我萧老师。”
  “萧老师,你的身体……”
  萧静打断了方媛的话,“我的身体没事!”
  “那……”方媛望了一眼窗外。天已经黑了,医学院里的建筑在夜色中模糊不清。一些地方幽幽地亮着灯,昏暗的灯光无力穿透医学院里的沉重夜色,瑟缩成一团,显得晦暗而幽冷。
  “那我先回去吃饭了,晚自习后再来。”方媛的肚子有些饿了。
  “你是新生吧,昨天是不是没睡好?今天不用来,好好休息一晚吧。”即使是关心的话,从萧静的口中说出来,仍然是那种冷冰冰的感觉。
  他怎么知道自己没睡好?他看到了自己的眼圈?这么暗的光线,他能看清自己脸上的轻微眼圈?
  方媛有些疑惑,萧静这个人有着太多神秘的地方。她知道问也没有答案,他不想说,也不会说。刚才,他就因此故意打断自己的问话。他的身体,明明有问题,偏偏强调自己身体没事。
  “那——我走了。”不知为什么,方媛突然感到这个小房间非常郁闷,迫切地想离开这里。
  “等一下。”萧静走到她刚才看书的地方,把弗洛伊德的那本《梦的解析》递给她,“这本书,你可以拿回去看。”
  方媛接过书,拿好,道谢:“谢谢你,萧老师。”
  萧静的嘴角浮现一丝笑意,“不用,我看你看得很投入。只不过,弗洛伊德在这方面的成就很一般,你也不必太相信他的理论。”
  方媛吃了一惊,听萧静的语气,他对弗洛伊德的这本心理学巨著《梦的解析》并不感冒。是狂妄,还是真有见地?
  她好不容易才克制住自己想继续问下去的冲动。不管怎么样,自己顺利地找到了个不影响学习的兼职,以后有的是机会了解萧静老师。
  走出萧静的小房间,藏书室里显得有些幽静,一本本图书斜斜地躺在书架上,如一道道迷宫的大门,等待他人的开启。这时是晚饭时间,阅览室里的学生并不多,那名放她进来的图书管理员也不见了,估计是下班回去了由萧静来接替工作。
  走到藏书室门口,方媛怔住了,铁门锁住了,她出不去。萧静肯定有钥匙,她还得回到他那个小房间去。
  方媛只得回头,自己的脚步声清脆而绵长,在空荡荡的藏书室里孤寂地回响。阅览室里有几个学生被她的脚步声惊动,目光从厚厚的书本中移到她的背影上,惊奇地望着这个美丽而沉静的女生。
  在小房间的门前,方媛停住了。门还是虚掩的,她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咚——咚——咚”,似乎不断有东西摔在地上,沉闷厚重。“咚咚”的声音的连续性越来越快,继而混成一团,夹带着一些金属摩擦瓷砖的尖锐声音,刺激着方媛的耳膜。
  她有些害怕,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事情等着她。萧静这个人本来就显得可怕,他似乎能看穿别人的心事,性格又孤僻固执。她记得自己以前看过一本有关犯罪学的书,上面对罪犯的性格分析里面就提到,越是孤僻固执的人越容易心理变异做出不可思议的犯罪。比方说英国那个轰动一时的儿童尸骨案中,那个独居的老男人,他的花园里竟然埋藏了十几具儿童的尸体。
  然而,她还是屏住呼吸,提心吊胆地把门轻轻推开。萧静躺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双手抱头,不停地翻腾。他的身体似乎在抽筋,痉挛不已。几个书架被他翻滚的身子撞得歪歪斜斜,金属制成的支架在瓷砖上划出一道道痕迹,原本整整齐齐的书籍一本本地掉了下来。
  羊痫风?这是方媛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但是,她很快否认了这个看法。萧静没有口吐白沫,身子并没有明显的抽搐,更像是一张绷紧了弦的弓。他的情形,更像是头痛。
  她拉亮了灯,看清了萧静的眼。此时,萧静迷人的浅蓝色瞳孔里隐隐泛出些赤红的颜色——这是发疯的前兆。
  “药……”她听到萧静痛苦的呻吟。
  方媛走近萧静,本想把萧静扶起来。可他的手一抓住方媛的手就不放,指甲刺破了她的皮肤,掐进肌肉里面,一丝殷红的鲜血缓缓地流了出来。
  “药……兜里……”萧静重复了一遍。
  方媛把手伸进他的上衣口袋,她触摸到的身体似乎全是骨架,硬邦邦的,根本就感觉不到柔软的脂肪,这让她联想到骷髅。
  翻了一会,方媛总算找到一小瓶白色的药丸。她倒杯温水,扶着萧静的头颅,喂了几次,终于让他服下去两粒。
  服下药后没多久,药效发挥,萧静渐渐恢复。
  “谢谢你。”萧静身体虚弱得很。
  “不用客气。我本来是回去的,但铁门锁住了。”
  萧静勉强笑了笑,“你看我这记性。”
  说完,他挣扎着站起来,步伐蹒跚,似乎想走出去帮方媛开门。
  方媛有些担心,怕他摔倒,“萧老师,你在这休息一会吧。把钥匙给我,我自己去开门,然后给你送过来。”
  “不用!”萧静的态度特别坚决,“我说过了,我没事!”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小房间。萧静的身体虽然虚弱,性格却坚毅,坚持走到了铁门处,掏出钥匙,手哆嗦着,试了几次才把铁门打开。
  方媛从萧静身边越过的时候听到他重重的喘息声。一直走出阅览室,她才回头,萧静瘦弱的背影在藏书室里的幽暗灯光中显得格外萧索凄凉。

[鬼故事网站欢迎您,http://www.gui8.com]

水房魅影爱(3)
  26
  方媛回到441女生寝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了。秦妍屏、陶冰儿、徐招娣她们三个正在上网,三个人挤在一个电脑旁通过QQ与异性网友聊天。主要是秦妍屏聊,陶冰儿和徐招娣两个给她当顾问支招,三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发言,三种个性糅合在一起,估计那位异性网友现在正头晕脑涨中,根本捉摸不透这个QQ号主人的心思。他怎么知道,自己面对的网友,并不是一位,而是个性各异的三位。这种聊天方式,比当年风行一时的双开QQ化身若干的侦察方式更有过之。
  看到方媛进来,三人招呼了一声,叫她也过来玩。方媛笑着拒绝了,她肚子还在闹饥荒呢,匆匆在楼下小店里买了包康师傅红烧牛肉方便面,将就着对付晚餐。
  不多时,441女生寝室里弥漫起方便面特有的香气。方媛也顾不得形象,狼吞虎咽,两三分钟的时间就吃完了,把旁边三位女生看得目瞪口呆。
  方媛有些尴尬,心思转了几回,故意扑哧一笑,“我看你们三位,真是笨,舍近求远。想找帅哥,楼下的小店里就有一位,昨天还不在那里,估计是新来的,那长相、那身材,叫人直流口水,真是羞死周杰伦气死谢霆锋。”
  “不是吧?你说的是真的?我去看看!”陶冰儿第一个跑下楼去。
  十分钟后,陶冰儿一脸幸福地跑进来,笑着说:“果然是帅哥,我和他说了好几句话呢。他对我的印象不知有多好,看着我看呆了。”
  秦妍屏不信,陶冰儿嘻嘻一笑,“我问他,康师傅方便面多少钱一包,他说一元五角。我说贵了,他说如果买一箱的话,一元四角一包。我再问不好吃能退吗?他说能,结果我买了一箱,只留下一包其余的全退了。你说他怎么能不看着我发呆?”
  秦妍屏捧腹大笑,笑完后也一溜烟地跑下楼。
  没过多久,她回来了,一蹦一跳地说:“那小子真帅啊,我不但和他说了话,还趁机摸了他几把。”
  没等陶冰儿开口问,秦妍屏自觉地说出来了:“我和你一样,问他康师傅方便面多少钱一包,他还是说一元五,我说这么便宜啊,我平时买都是两元的。给了他两元,叫他不用找,他硬是要找,推来推去,我趁机摸到他胸肌,好结实哦……”
  秦妍屏绘声绘色地叙述,再加上夸张的表情,逗得众人开心大笑。
  陶冰儿突然皱了皱眉头,故意叹了口气,“我最讨厌吃方便面了,呵呵,只好让你来消灭它了。”
  说完,陶冰儿把方便面放到方媛面前。她脸上的表情,似乎是在请求方媛帮忙。
  方媛愣住了,一股暖暖的气流从曾经冰封的心灵深处涌了出来,弥漫起来,覆盖全身。她的鼻子有些发酸,眼睛似乎被一些温暖的液体所湿润,灯光中的人影虽然有些朦胧却亲切许多。
  “陶冰儿……”方媛叫出陶冰儿的名字后不知说些什么才好,重重地干咳几声,掩饰自己的感动,低下头抹去眼角的泪水。
  旁边,徐招娣把方便面放入方媛的碗中泡好,对着她会心一笑。
  “哎,七点半了,去洗澡!”陶冰儿突然叫了一句,跑向卧室。
  “不说我都差点忘记了,一起去!”秦妍屏去追陶冰儿。
  两人翻箱倒柜,找出换洗的衣服、洗发水、香皂等,你追我赶地冲进卫生间。
  秦妍屏跑得快,抢到了靠近水房的这间。两人嘻嘻哈哈,一边说话一边脱衣服准备沐浴。
  扭开水龙头,喷头洒出伞状的水流,白蒙蒙的热气从水流里溢了出来,缓缓腾起,将卫生间弥漫成浓雾的世界,朦朦胧胧的。橘黄色的灯光被这雾气所纠缠,将亮度收缩减弱,显得黯淡柔和。
  秦妍屏脱去所有的衣服,光着身子站在喷头下。温暖的水流喷在她青春娇嫩的裸体上,很轻,很柔,仿佛小雨般轻轻摩擦,有一种很淡很淡却很清新的舒爽。她用手抹去镜子表面的水汽,看到赤裸着的自己,脸色红润,肌肤雪白,乳房坚挺,如一枚刚刚成熟的果子,娇艳欲滴。
  她有些得意,转了几个方向欣赏自己的诱人的曲线,脸上露出几分笑意。
  淅淅沥沥的水流无声地倾泻着,秦妍屏拿着毛巾轻轻擦拭着自己,不时触摸到自己那些敏感的地方。温水和毛巾给她带来一种说不出的快感。她的眼睛开始迷蒙起来,纤长的手指不自觉地轻轻抚摸自己,呼吸急促起来,嘴里发出轻微的呓语,恍如梦幻中。
  陶冰儿的声音隔着墙壁传了过来:“秦妍屏,洗得舒服吗?要洗快点哦,听说,很多怨鬼喜欢躲在卫生间里,专门等人没注意的时候,突然袭击,上那个人的身……”
  陶冰儿的话把秦妍屏拉回现实,热气缭绕中,她似乎有些发冷,说:“你又想吓我,哼,如果真有鬼,首先要上你的身!”
  “哟,我们的秦小姐胆子大了哦。”停了一下,陶冰儿的突然尖叫一声,语气惊恐,“啊,不好!角落里真的有一只鬼!吓死我了!她过来了,过来了……快救我!秦妍屏!”
  秦妍屏才不信陶冰儿的鬼话,猜测她在变着法子吓她,说:“你以为我会相信?我巴不得你那里有只鬼,最好是猛鬼恶鬼,把你吓死最好!”
  话虽这么说,秦妍屏还是有些不放心,她把耳朵贴到墙壁上,没听到其他的声音,只有细微的“哗哗”水流声。
  秦妍屏听了许久,还是没有陶冰儿沐浴的声音,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差点哭了起来,“呜呜呜……陶冰儿,你不要吓我,不要玩了!我认输,我真的害怕!”
  可是,仍然没有陶冰儿的声音,她仿佛在隔壁突然消失了。
  秦妍屏想要大声叫唤方媛与徐招娣,叫出来声音却小得可怜,只是在这个封闭的小空间里反复回响,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窗口的窗帘突然无风自动,秦妍屏张着嘴紧张地注视着。忽然,窗帘被揭开了,一个黑色的物体无声地钻了进来。
  是只猫,黑猫。
  黑猫幽幽地望着她,猫眼中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诡异与凄哀。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猫的缘故,她浑身直打哆嗦,身子靠在光滑的墙壁上,冰冷的感觉从靠墙的肌肤中渗透进来。
  黑猫没有叫,俯视着秦妍屏,身体突然后缩,弓起身子,尾巴翘了起来。
  它想要攻击!
  秦妍屏以前被野猫咬过,熟悉这个姿势,知道猫只有想要攻击猎物时才会这样。
  难道,它把她当作了猎物?
  这怎么可能?
  可是,黑猫敏捷地跃过来了,尖锐的猫爪似乎直接扑向她。
  秦妍屏急中生智,挥动被水淋湿的毛巾重重地甩了过去,击中了它。飞行中的它被湿毛巾甩得变向,在她前面着地。
  “喵——”黑猫痛得怪叫一声,狠狠地瞪了秦妍屏一眼,从墙壁爬回窗户上,穿过窗帘出去了。
  秦妍屏长吐一口气,歪歪斜斜地站直身子,想确认黑猫是否离开,慢慢地走向窗边。
  喷头里的水流依然不紧不慢地洒着,卫生间里的排水出口可能被堵塞了,地面上积着不少水,有些寒冷。
  忽然,秦妍屏的脚似乎踩到了什么,毛茸茸的,滑不溜秋,借力不上。没等她弯腰看清,脚上就传来一阵刺骨的疼痛,身体失去平衡,重重地摔倒下去。在她的身体穿透薄薄的积水撞击在坚硬的瓷砖时,她总算发出了一声惊心动魄的惊叫:“啊——”

水房魅影爱(4)
  27
  441女生寝室的大厅里,秦妍屏的电脑在自动播放着Twins的专辑,轻快朝气的旋律从音箱里扩散出来,两个小女生的歌声在441女生寝室里欢快的缭绕着。徐招娣在用秦妍屏的QQ有一搭没一搭地与网友聊天,她是用拼音打字的,速度有些慢。
  方媛吸完最后一根方便面,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打了个饱嗝,端起面汤昂起头呼呼喝了一大口,恋恋不舍地放下只剩下残渣的碗。
  这时,她似乎听到一声惊叫,似乎是秦妍屏的。她问徐招娣:“徐招娣,你听到了什么没有?”
  “你说什么?”徐招娣正在专心致志地看着电脑键盘练一指禅。
  方媛加大了嗓音,“我好像听到了秦妍屏的叫声。”
  徐招娣笑了,“不会吧,我还真没听到。”
  “要不,我去看看?”
  “看什么啊,就算秦妍屏尖叫了,也是陶冰儿在捉弄她。她们两人的性格你还不清楚吗?”
  “那倒也是。”
  话虽这么说,方媛还是觉得不太放心,心里总有些牵挂,对着卫生间叫了句:“你们两人又在玩什么啊,小心别玩得太过火啊!”
  卫生间那边没人回答。
  方媛心里更加发虚,思索再三,决定还是去看看。
  “徐招娣啊,我们还是过去看看她们两人吧,我总是有些担心。”
  没办法,徐招娣只好暂时离开她正上瘾的网络聊天,站了起来,“去就去吧,反正大家都是女人,没什么不可以看的,正好可以去欣赏春光乍泄的风景。”
  方媛没心思与她开玩笑,也不多说,快步走进水房,走到卫生间门口。
  她侧耳听了下,里面只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并没有两人的声音。
  方媛急了,“陶冰儿,秦妍屏,你们在里面吗?”
  “在啊,嘻嘻,我刚才说看到鬼,估计把秦妍屏吓傻了!”陶冰儿有几分得意。
  方媛有些不满,“你也真是的,明知道她胆子小,还老吓她做什么?!”
  “我也是为她好嘛,胆子小,更需要多练练,不然,以后怎么踏入社会啊?”陶冰儿小声地争辩。
  方媛的语气尽量放轻柔些,“秦妍屏,你还好吧,没事吧,回答下我好吗?”
  秦妍屏还是没有回答。
  那边,陶冰儿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秦妍屏,是我不对,好了,我向你道歉。你说话啊,不要吓我们!”
  方媛伸手去推秦妍屏的卫生间,里面反锁了,没推动。
  徐招娣咬了咬牙,说:“我看你这样光叫没用,不如直接点,我们撞门!”
  徐招娣身高体壮,撞门的人选当然非她莫属。她后退几步,一个冲刺加速,肩膀重重地撞在卫生间的木门上。
  这道木门只是用三合板钉成的,虽然漂亮,结实却有限,现在她们还真要感谢当初装门人的偷工减料。
  “砰”的一下,木门应声而开。徐招娣收势不住,身体前倾,差点摔下去,幸好方媛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
  秦妍屏所在的卫生间里面雾气朦胧,白花花一片,视野被雾气遮住了难以看清,水面都蔓延到小腿肚了。徐招娣乍看过去竟然没有发现秦妍屏,还是方媛心细,看到她全身浸在角落里的积水中只露出个后脑勺。
  陶冰儿也穿好衣服过来了,三人把她从水中抬出来,披上衣服,横陈在陶冰儿的床铺上,捏着她鼻子轮流对她进行人工呼吸。
  进行了好一会,秦妍屏还没有醒,脸色如白纸般苍白,根本感觉不到心跳与呼吸。陶冰儿急得差点哭了起来,“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吓她的,快醒过来啊……”
  “不要哭,现在不是讨论谁对谁错的时候!”方媛突然想起了父亲、八爷,一种不祥的感觉浮上心头,她似乎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不会的,秦妍屏不会这么容易死亡的。方媛突然发狂般握拳捶打着她的胸部,歇斯底里。
  秦妍屏“哇”的一声,吐出口积水,总算醒了过来,咳嗽不已。三人大喜,赶紧帮她捶背。好半天,秦妍屏才停止了咳嗽,再次“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堆秽物。
  十分钟后,秦妍屏明显好多了,脸色渐渐红润起来。看到她没事,三人这才敢问她事情经过。
  陶冰儿嘴快,“你到底怎么了?真的被我吓晕过去了?不至于吧?你真的看到鬼了?”
  秦妍屏摇摇头,说:“不是鬼,是猫。”
  “猫?”
  “嗯,一只黑猫。”
  方媛突然想起,昨天一进441女生寝室,陪她同进来的老校工就开始发高烧病倒了,那时,她也看到一只黑猫。
  “黑猫有什么可怕的?”陶冰儿一头雾水。
  “它攻击我!跳过来抓我!”
  “你不会连只猫都打不过吧?”
  “我用毛巾把它打跑了,可是,后来……”说到这,秦妍屏停住了,眼睛里闪现几丝恐惧。
  “后来怎么了?你倒是快说啊!”
  秦妍屏突然哭了起来,泪水流了出来,“后来,我脚上踩到一个东西,感到一阵刺痛,就晕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
  三人这才发现,秦妍屏的大脚趾上有一个明显的被牙齿咬过的痕迹,牙印清晰,已经咬破了皮,渗出细微的血流。刚才大家只顾得救她醒来,全然没发现这处伤口。
  陶冰儿急匆匆跑到楼下小店里给她买来创可贴,满头大汗地跑回来,小心翼翼地帮秦妍屏贴好。
  等她的情绪平静些,陶冰儿继续问下去:“秦妍屏,我们都知道你很害怕,但是,你要勇敢坚强些。告诉我们,到底是什么咬你?”
  “我不知道……”
  方媛提示她,“那你踩到那东西有什么感觉?”
  秦妍屏歪着头想了会,艰难地说出自己的感觉:“毛茸茸的,就像头发,在水里面游,踩到时滑不溜秋借力不上,所以才摔倒了。”
  “毛茸茸的……像头发……在水里面游……滑不溜秋。”陶冰儿喃喃念了几个词,突然叫了起来,“是蛇!肯定是蛇咬的。”
  “不是!”秦妍屏坚决否认。
  “我想也不是,蛇不会有毛茸茸的感觉。再说,这是四楼,怎么可能有蛇爬上来?”方媛分析。
  徐招娣插口,“我想到了一样,不知道应该不应该说。”
  陶冰儿性子急,有些不耐,“你想到了就说出来啊,哪有这么婆婆妈妈的。”
  徐招娣的目光向其余的人一一扫过,嘴唇嚅动,“我想,会不会是一个女鬼的鬼头?上面有头发,又会咬人……”
  “胡说!”方媛粗暴地打断了徐招娣的话。
  尽管没让徐招娣说完,但她的猜测并非完全没有道理。一个女鬼的鬼头,上面有头发,给人的感觉毛茸茸的,又能在水里游,不愿意让秦妍屏一直踩着,自然滑不溜秋借力不上。
  这情景,光想想就让人害怕:你一个人,赤身裸体,在封闭的卫生间沐浴。一个鬼头,龀牙咧嘴,在水里游了过来,在你毫无心理准备的时候,突然张开血盆大口,探出森森白牙咬在你的脚趾上。
  四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各自感受到对方眼中的恐惧。窗户里有风拂进来,秦妍屏情不自禁地打了个激灵,然后再也控制不住,全身颤栗个没完。
  “别怕……”
  方媛的话还没说完,卧室的日光灯的镇流器闪烁了几下,发出一阵低鸣,突然爆炸了!灯光倏然熄灭了,整个441寝室的卧室笼罩在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只有窗户那边透露些微微星光,幽幽的,似乎是一条永无止境的不归路,永远望不到尽头。


水房魅影爱(5)
  28
  黑暗中,四个女生都不想说话,441寝室的卧室里静得可怕,只能听到女生们的沉沉呼吸声与“怦怦”的急促心跳声。偶尔,还有“咯咯”的牙齿摩擦声,那是秦妍屏因为全身颤栗而无意识地发出的。
  忽然,闪现一片冷幽幽的蓝光,微弱、黯淡,挥发出来,映出四张浅蓝色的脸,在黑暗中显得恐怖而凄惨,仿佛所在非人间。众人的恐惧,在幽冷的蓝光中被放大定格,441寝室里的温度骤然降了下来,寒意侵骨。
  蓝光来自陶冰儿的手机,她的眼珠在蓝光的反射下格外清晰,直往外凸,仿佛要从眼眶中瞪出来般。其他几个女生的表情也好不了多少,只是她们自己看不到而已。
  空气似乎被凝固了,连呼吸都特别费力。女生宿舍楼里的其他寝室里传来嬉笑打闹声,她们在尽情挥洒着青春的活力,纯真而快乐,浑然不知441女生寝室里发生的一切。
  方媛将脑子里的一切清空,什么也不想,深呼吸几次,努力让自己的心境保持平和,然后以不容置疑的口吻下结论:“我看,秦妍屏踩到的只是一只老鼠而已,大家不必疑神疑鬼!”
  方媛肯定的语气令其他女生安心不少,压抑的气氛被撕开一个口子。
  徐招娣想了下,觉得方媛的话确实有几分道理,“秦妍屏你不是说开始看到个黑猫吗,我想,可能它不是想攻击你,而是想攻击角落里出现的老鼠而已。”
  陶冰儿也知道自己的猜测过于荒诞,赶紧弥补,“方媛和徐招娣说得没错,秦妍屏踩到的肯定是老鼠,老鼠有懂水性的,我以前就见过一只在水里游泳的老鼠。秦妍屏,你现在好好回想,像不像一只老鼠?”
  徐招娣镇定后,看到秦妍屏还在颤栗,把毛毯卷在她身上,轻轻地抱住她。秦妍屏身子暖和许多,渐渐停止了颤栗。
  人是种奇怪的动物,很容易受到身边人的情绪感染。至少,从表面看,方媛她们三人不再害怕,秦妍屏的恐惧感也越来越弱。
  “我真的没看清……不过,你们这一说,我倒想起来了……我摔下去的时候似乎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真的有些像老鼠呢。”秦妍屏断断续续地说。
  陶冰儿重重地拍了床铺一下,笑了起来,“这就对了嘛,一只小老鼠,看把你吓得!没事没事,不过是自己吓自己!”
  气氛一下子轻快很多,方媛与徐招娣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