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词 字典 板报 句子 名言 友答 励志 学校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频道 > 情感故事 > 亲情故事 >

你的忧心与关爱

2012-05-14 来源:读书人 
 这么多年,她的心脏承受了高原气候的侵袭、长途跋涉的颠簸、艰苦生活的磨砺,却没有抵抗过去爱的担忧。

 

编辑推荐:

罗雪琴的蝶变之路
不到长城也是好汉
国货女王的创业梦想
被墙隔开的爱情
子欲养而亲不待

敬请关注:读书人网(http://www.reader8.cn/)

  

   1

  3个月的时候,我断奶。爸妈在部队的工作繁忙,决定找个保姆照顾我。她知道后,不答应,决定自己来带我。于是,她坐了20多个小时的火车,来到西北,而3个月大的我,便从妈妈的怀抱过渡到她的怀里。

  我是个很难带的小孩,要么不睡,要么白天睡晚上醒。一岁之前,我每天晚上要醒五六次,所以晚上她基本睡不成,牛奶要早早热了,等我醒时刚好是温的;白天我睡的时候,她才能打会儿盹。

  1岁多,会走了。她颠着小脚牵我学走路,部队的楼房中间有条通道,不太长,她把家里的被子和枕头都放在通道的两侧,不让我碰着。

  3岁,到了去幼儿园的年龄,爸给我报了名。她坚决反对,她看着隔壁邻居家的哥哥哭闹着不愿去幼儿园,便认定幼儿园是“虐待”孩子的地方,不舍得我去。

  她越来越消瘦,已经过了60岁,开始有许多的白发。爸妈担忧她的身体,又因为她一直想念家乡,我快6岁的时候,决定把我送进学校,把她送回家乡去。

  可谁也想不到,不到6岁的我,小小的心,根本无法承受和她的分离,根本不知道她和父母,到底谁才是我真正的家,只知道要和她在一起。结果是,她带走了我。依旧是她来时的火车,没有买到卧铺,而她的怀抱,便是我安全温暖的床。

  2

  她的家,在一个低矮的小院子里。彼时舅舅刚刚去了部队当兵,家里只剩了她。

  还是物质匮乏的年代,小小的木头餐桌上,常常是一份粗粮的煎饼,一碟咸菜,是属于她的;一份白面的馒头,一个葱花炒鸡蛋,是属于我的。

  60多岁的她很瘦,心脏也不太好,天气突然变冷或者过度劳累,身体就会不舒服,但她坚持做农活,家里有些田地,她要自己种植。我常跟她去田里玩,跑来跑去地看她忙忙碌碌,她的操劳里,都是我的快乐。

  有一次,也许跑得太疯,又喝了凉水,肚子忽然痛起来。她背起我就跑,瘦小的她,背着胖乎乎的我,颠着小脚,一路不停地跑去了村里简陋的卫生室……

  进门,她放下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捂着胸口,大口喘气,脸色泛青,满额满脸的汗,跟大夫指着我,说不出话。而我,也许因为一路的颠簸,肚子竟然不痛了。

  大夫责备她:“大妈,孩子吃多东西了,这点事,您命都不要了?”

  她躺了好几天,我天天趴在床边问她:“外婆,你什么时候好啊?你快好吧。”是我催的缘故,她起来了,变着花样给我做好吃的。

  我的童年,就这样无所顾忌地穿越她的疼痛,享受着富足而饱满的爱。

  3

  半年后,爸妈转业到家乡小城,那次终于被他们带走,去到小城读书。每天我都在盼望假期,希望可以回到她身边。

  就在那个城市和她之间的来来往往中,我长成心思敏锐的少女,却不再恋着她为我精心制作和收藏的吃食。她开始为不知如何爱我而不安,而我,却不知该如何给她安慰。看她坐在一张陈旧的藤椅上,点着一支廉价的烟,慢慢地抽一口,缓解劳累和心脏的不适,我心酸地发现,她老了。

  再后来,舅舅从部队回来,盖了新房子,娶了媳妇,舅妈生了孩子,她过去带。

  她每天做很多活计。大清早要起来弄猪食、喂猪、做饭、照顾小表弟,农忙的时候,还要去地里送饭……累了,就坐下来抽支烟。

  那个寒假,我回去看她,睡午觉起来,她左看右看后,忽然快步进了舅妈的卧房,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苹果,塞给我。那会儿,舅妈带表弟去了邻居家。我接过她手里的苹果,装着轻松地咬了一口,说:“甜!”她飞快回头看看,催我快吃。

  她是怕舅妈回来看到。我装着不懂,大口地吃,一直噎得流下泪来。看着她匆忙将苹果核拿去丢到猪圈的背影,那一刻,我决定带她走。

  她却不肯,过了70岁的她,再也不肯离开家乡一步。那以后,我只能匆匆地回,看看她,再匆匆地走,不再让她为无法爱我而不安。

  4

  读了大学。假期回去,她越发苍老,很瘦,更是少言。

  2004年的冬天,她已经是83岁的高龄,去我家之前,她脚扭伤了,走路不太方便。我为她的到来欣喜不已,将她从车里背下来,再背到我的房间。

  时隔多年,我终于又睡到了她身边。她的白发,在夜色中清晰可辨,令我心疼,令我伤感。

  因为行动不便,那些天,我坚持背着她去客厅、去卫生间、去楼下晒太阳,像小时候,她背着我那样。

  男友来,她让男友坐在客厅的阳光底下,眯着眼睛看,问东问西。晚上,我躺下,她坐在床上,说:“妞妞,那人好像脾气不太好呢。”明白过来她是指男友,我笑笑说:“他就嗓门大。”

  “不是。”她认真地说,“我看他面相,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妞妞,你得找个会疼你的人。”

  我一愣,想说什么,却住了口。不知道她为何这般敏感,男友在我家里,一直都是竭力讨好我的,爸妈都觉得是我脾气不好,总欺负他;可是她真的没有看错,男友的确暴脾气,我们常会为了一些小事争执,和好,又争执。

  “你被宠惯了,找个人得宠你才行。”她又絮叨着说。

  5

  她住了下来,脚恢复得很慢。我想等她脚好一点儿,带她出去看看,可是她却执意要走,在离春节还不到一个月的时候。

  舅舅来接她回去。我背她上车,她坐下,拉着我的手不松。“妞妞,妞妞……”只是喊,觉得她想叮嘱什么,却不说,浑浊的目光里,有隐隐的担忧。

  车门关上,我的眼泪掉了下来,我知道她担心什么。我只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一定要走。

  她还是走了。

  回去3天后的晚上,她心脏病复发,离开了这个世界,掌心里,攥着我给她买的一对金耳环。

  沉浸在悲痛中的家人,伤心地接受了她因病去世的事实。而我,握着她已经失去了体温的手,流不出泪来。我觉得我手里握着一个别人不知道的真相,一个她向世界隐瞒了的真相:这位老人,她是死于对她最心爱孩子的担忧。

  这么多年,她的心脏承受了高原气候的侵袭、长途跋涉的颠簸、艰苦生活的磨砺,却没有抵抗过去爱的担忧。她一直担心我会受另一个人的委屈,她更担心我的未来,会落入到这种委屈里。因为这种沉重的担心,这一次,她没有抵抗过去……她清晰地预感到了,所以,才急急地走,一直把对我的爱,带到了天堂。

  她走后,我想了许久,决定不为自己的过错负疚,因为这不是她想要的。我只是要求自己静下心来,耐心等待一个像她那样宠我照顾我的人,认真地对待生活、感情和自己。她离开7年后,我等到了那个人。

  对不起,外婆,让你在天堂等了那么久。现在您可以放心了,放心我的现在和未来。


(作者:读书人网友 编辑:kind887)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