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词 字典 板报 句子 名言 友答 励志 学校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频道 > 现代故事 > 传奇故事 >

悟空考博记(终结篇)

2012-06-12 来源:读书人故事网 
  第三次考试    有位伟人说过,经历过了什么叫痛,后面的刀割就不再感到痛。也有人曾说过,第一次叫强奸,第二次就叫顺奸,第三次就成了通奸,习惯了就好了。    且说悟空回到人间,这次虽是沮丧,但并不像前次那样没事自己常

  第三次考试
  
  有位伟人说过,经历过了什么叫痛,后面的刀割就不再感到痛。也有人曾说过,第一次叫强奸,第二次就叫顺奸,第三次就成了通奸,习惯了就好了。
  
  且说悟空回到人间,这次虽是沮丧,但并不像前次那样没事自己常常暗暗垂泪。再加上自己的生意做的风生水起,并从中找到了快乐,因此心情也不是如何的郁闷。
  
  但想想八戒、沙僧等人都博士毕业,甚至于连孔雀公主、青牛之流都上了博士,自己学下这等学问,却总是被人拒之门外,按理说,这该找的人自己也找了,该送的也送了,为何受伤的总是自己,难道真的仅仅是因为自己是一个没有靠山的人?悟空暗想,凭着公平的竞争,谁是我的对手?但有一日听凡间人说,有一个问题要是出一遍在自己身上,那可能是因为别人的问题,要是一个问题反复出现好多次,那就要从自己身上找问题了,可自己找了千百遍,确实找不出是什么原因。
  
  悟空经过多日思索,也没有得出结果,只得作罢。一时兴起赋诗一首言道:
  
  俗世尘寰终成梦,
  
  相似白头怨多情。
  
  悲喜间或一生事,
  
  苦酒欢饮叹人生。
  
  烛泪尽美化为灰,
  
  扑火彩蝶谁问追?
  
  恣意人生学诗仙,
  
  且醉门前不成归。
  
  作诗完毕后,感觉尽管前后韵脚并不吻合,却倒出个人喜好,人说诗言志,词言情,自己把心声说出来就好。
  
  那日,与一富贵人说完前程,两人说起佛缘来,这位富贵人对佛学这一块倒也有些研究,知晓各卷真经的些许内容,只是赚钱时间紧张,对这些学习只能是零零散散不成系统,若投身佛学专心研究该是一名得道高僧。那日,谈起了各坛神仙和经书内容,顺便说起哪位神仙在世间的知名度高些,哪位神仙的修行更为深厚些。最终说到培养佛法的经院,该富贵人认为是弥勒佛办的经学院。可悟空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知道弥勒佛爱学习,但没听说他办学的事情。
  
  该富贵人道“这个经学院是西方极乐世界的一个重要助手,据说那边的好多政策都是出自他们的研究,他们真的很重视有思想的仙家,也经常不惜破格提升一些修行较浅的修行者。”
  
  悟空道“那他们的规格有多高?”
  
  该富贵人道“与天庭的天大相差不错,级别也非常之高,想想弥勒佛是何等的人物,要是不高,哪能去那里任经院主持?”
  
  悟空想,那天大就是当年我大闹天宫后,玉帝老儿成立的一个大道观,据说培养出不少天将出来,要想成为高级仙家,还必须到那里去培训一下,要是与它有的一比,看来这个经学院确实不一般啊。
  
  悟空对那富贵人道“那么说来它招的层次一定很高吧。”
  
  富贵人道“确实很高,跟天大一样,只招硕士和博士,不招本科生。道长,你的功力是如此深厚,对道家、佛家研究都颇为精通,为何不曾听说?”
  
  悟空道“我乃俗世之人,虽说有些道行,可说起这些听闻,还真不曾得知。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见识了,见识了。”
  
  富贵人道“道长,我看你如此博学,想必已是博士毕业了吧。”
  
  听闻此话,悟空心中有些堵得慌,言道“咱这水平,也就混口饭吃,哪能与博士相提并论。”
  
  富贵人道“道长过谦了,我也拜访过多少大山名刹的所谓高僧,他们已经被钱熏的睁不开眼了,你虽然也是挣钱,但看你倒是不如何贪恋这种东西。想必道行更深一层,要不就是欲念更少一些。我看那个经学院真的很适合道长去接着修行。”
  
  悟空长叹道“我俗世一小卒,无关系、无背景、无钱财,如何去的?”
  
  富贵人却正色道“道长,这经学院可是非常公平,据说是不看出身、不比关系、不论钱财的。只要你成绩好了,就能上。这正是给一些小的修行者一个提升的机会。也正因为如此,才每年有吸引如此多的人参加考试。”
  
  悟空轻笑一声“公平?我看未必。世上本就不存在真正的公平。”
  
  谁知那位富贵人气愤道“那是我们心中最为神圣的地方,世上若有一处存在公正,那必是此经院。我看道长是顽冥不化,必是道教不公平处太多,才如此推演得出这等结论。”
  
  悟空笑笑,不再言语,那富贵人自知言重,连忙起身告辞。
  
  店里打烊以后,悟空静静坐在书房外桃树下一张石桌旁的石凳上,抬头望着深邃的天空。各位星宿当值丝毫不乱,广寒宫内,虽是散射的光芒发黄,但在凄清的夜里还是很明亮的。天庭看似是如此的安宁。
  
  悟空发了会呆,心里在做最后的挣扎,考?还是不考?在世人眼里如此公平的佛学院,会不会因为自己的一考,而让人失去最后的信仰?不考,实在是有些跳梁小丑都上了,自己却没有个博士学位,让那些人耻笑。连那些妖怪们都能上,为何一轮到自己就不行了呢?
  
  纠结。
  
  悟空纠结到半晚上,也没有个结果。想想算了,还是先去睡觉吧。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何必为这些事情耿耿于怀,顺其自然吧。能上就上,反正自己已经遭受过不公平待遇两次了,多考一次,大不了是再遭受一次。不考,就现在这种状况也很好,尽管赚得钱自己并不怎麽花,但为了以后花果山的发展,自己暂且从事这一行当吧。估计再过上两年,玉帝老儿和如来他们知道自己在世间占卦算命的事情,抢了他们的生意,肯定会出台政策,不让干的,还是赶紧赚上点,为自己的后路着想吧。
  
  想到此,悟空躺下,倒是安稳的睡着了。
  
  话说悟空寻个时机,化了个无名小仙,去佛学院考察。这日正赶上预报名期。悟空来到佛学院一看,这佛学院果然气派,高大气派的大门口,上写着如来题词的佛学院三个大字,金光闪闪,正对着大门的是一栋十八层宝塔,估计那就是弥勒佛等人的办公大楼了,大门口左右两边各有庙宇一座。悟空还要细看,分列大门两边的两个小沙弥过来对悟空说,“施主,佛门清静之地,切勿打扰,无有他事,请速离去。”
  
  悟空道“小师父,我此来乃是为报咱们学院的博士而来,请问该如何办事?”
  
  其中一个小沙弥道“施主,请去旁边门房,那里有知客僧那里迎接,办完手续再进。”
  
  悟空道声谢,来到了门房。
  
  只见外面隔着一个台子,里面坐着一个年轻的知客僧,台子的这边有几个凳子。
  
  僧人问“施主从何而来?欲往哪里去?去寻哪位?”
  
  悟空道“前来报学院博士。”
  
  僧人道“可有约定。”
  
  悟空道“并无约定。”
  
  知客僧道“且把你的身份证拿来,做一登记。”
  
  悟空拔下根汗毛变了个身份证,交予知客僧,知客僧看了看,原来是世间一个修行者。
  
  登记完毕,知客僧叫来另外一个小沙弥“你速去博士报名处,问一下李参座,可让进去?”
  
  不久,小沙弥过来报告知客僧道“李参座允进。”
  
  知客僧开了张会客单,告诉悟空,现在持着单子可进了。
  
  门口两名小沙弥验过单子,放悟空进去,并指给悟空那座庙宇,原来就是进门右手边的那座。
  
  悟空边走边看,这佛学院果真是鸟语花香,路边还有一个小亭子,里面可坐数人,估计是造成背诵经文之处。
  
  只见博士报名处上写着“公平公正平等”。悟空想“这地方果如富贵人所讲,是公平公正平等之地,如若不是,哪敢像标语一样挂在墙上?”
  
  悟空边想边往报名的地方走,就在庙宇的西抄手边上,挂着个牌子叫研招处。悟空走到门前,轻轻的敲了敲门,里面一个女的娇滴滴的说了声“进来”。
  
  悟空推门进屋,一位面色姣好的尼姑正坐在圈椅里,按照仙龄算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再往这身上看,一个资历标牌样的东西显示,这位女子的级别竟然比悟空这斗战胜佛的资历还高。
  
  悟空暗想“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啊,这才短短几年,怎么出来如此多的能人,年纪轻轻,却比俺老孙的级别都高,不知是如何大的功劳,神仙级别才能升的这么快。唉,这许多年,老孙只知吃喝玩乐、读书学习,两耳不闻山外事,这竟然成了井底之蛙,一时间这许多人我都未曾听说过。”
  
  悟空正暗叹间,那位小尼姑轻启朱唇,燕语盈盈道“这位大师,可有什么事情?”
  
  悟空连忙道“尊尼,我此来为的是报咱们学院的博士而来。”
  
  那位尼姑道“现在还没开始,只是预报名而已。”
  
  悟空道“我此来就是为了预报名。”
  
  尼姑道“你可曾看过招生简章?”
  
  悟空愕然道“没有见过。不知尊尼这里可有?”
  
  尼姑道“有倒是有,报名表呢?”
  
  悟空想,“这‘有倒是有’,是不是想要东西呢?幸亏我带了些银票。”
  
  正要往外掏,尼姑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了一张递给了悟空。悟空一看正是招生简章。
  
  那尼姑重新开言道“这报名表呢,自己回去去我们官方网站上自己下,打印出来,填写好了交过来就行了。”
  
  悟空赶紧道“尊尼,我们那里穷乡僻壤的,上不得网,请尊尼给打上一份。”
  
  那位尼姑眉头微蹙道“全仙界都能上,为何一到你那里就上不了了。”
  
  悟空赶紧道“尊尼,确然上不了。”
  
  那位尼姑道“要是你们都往我这里来要,我如何能应付的了,我还干不干自己的事情了?”
  
  悟空赶紧道“尊尼,麻烦你给打一张吧。我们那里确然没有。”说完掏出了一张银票递了过去。
  
  那尼姑瞄了一眼说“大师,何出此策略?给你一份,你可去旁边复印一份即可。”
  
  悟空心里暗想,“这不花钱也能办成事?”
  
  接过来,去了那边交给一个管复印的人。这时,一个在读的硕士过来找李参座有事。李参座让那个在读硕士帮取消了电脑的一级密码,可不曾想那个硕士不会,悟空指点道“你可不进入系统,直接在DOS下操作。”那为硕士幽怨的看了看悟空,没说话,走了。
  
  悟空复印完毕后,按照要求填写了自己的所报志愿,今年弥勒佛自己本人不招生,于是悟空选了个佛建部的部长长喜佛为导师,本来想去看看,长喜佛的秘书说最近长喜佛去天庭讲学去了,要一个月才回来,等一个月后再过来吧。
  
  告辞了李参座,从门房取回了自己的身份证,按照招生简章上所列书目,在佛学院出版社买了书,悟空回到了世间。
  
  这次考察给悟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里优美的环境尽管与花果山相差较远,但比起人世间的污染可是要好的多。墙上挂着的标语“公平公正平等”更是给悟空打了一针定心剂,这就意味着如果悟空能够考上,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问题。尤其是那守门的小沙弥和面色姣好的李参座,竟然到手的银子不要。那个佛建部部长的秘书,没送礼就把消息给说了,不像南极仙翁和地藏菩萨那里,不送银子就冷冰冰的,送了银子差不多就叫你爹了,看来这个学院确实是比较公正的。
  
  悟空坚定了考博的信心,那就说干就干,虽然说此次又跨了一个专业,可凭着悟空顽强的意志和勤劳的苦读,还是很有进展的,尤其是佛学这一块,理解的东西比较多。悟空白天打理生意,晚上刻苦读书,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悟空又瘦下去十几斤。
  
  却说到考试转眼就到,悟空通过学习掌握了基本理论和如来的最新研究成果,又背了三遍经书,总算是做到了心中有数。
  
  这日就到了考试的时候,悟空去研招办看了看报考情况,报到佛建部的博士共有七人,一共招三个人,不过报佛建部长长喜佛的有四个,剩下的是佛建部副部长八大王和另外一个女菩萨。
  
  这八大王本来是个无名小卒,连个本科文化都不是,只因能抄如来的书,能写些吹捧如来的理论,这才逐渐走上了领导岗位,经过多年的狗苟蝇营,总算跻身于高层,再往上一步已是很难,现在根据天庭干部年轻化的规定,他也到了退下来的年龄。
  
  另一个女菩萨,确实从别处一个佛学院调来的,具体是什么个背景,悟空打听了很多人都不知。
  
  再看看考生,一个是雷震子,就是能在空中飞的那个孩子,据说这几年一直在某飞行学院教佛学,曾经是佛学教研室的主任,另外是西海龙王的侄子的学生,也是研究佛学的,另外一个是在内蒙那边边陲修行的一个仙,还有一个是如来办事机关的一个小沙弥,其他的就不得而知。雷震子报的是佛建部副部长八大王,西海龙王侄子的学生和另外两个小仙报的跟自己一样是佛建部部长长喜佛,如来办事机关的小沙弥报的是那个女菩萨。
  
  悟空分析了一下形势,按照自己背记的情况,自己的文化成绩应该能考的很好,至于面试成绩里面有太多的情感因素,但凭着自己读了这么多书,应该回答起来不会太差。
  
  这日上了考场,悟空拿起第一门试卷来,悟空做的非常顺利,离着交卷还有十分钟的时候,悟空把题目重新审查一遍,感觉做的比较好。但是下午的第二门,悟空做起来不禁有些吃力,考试的题目竟然都是一些很冷僻的东西,悟空是绞尽了脑汁,还好终于答完了,悟空知道,这个科目自己肯定考的不是很好。等到第三门,悟空一看题目,还好都是自己看过的,提笔作答,笔耕不辍,离着考试还有半小时的时候,悟空就把题目做完了,自我感觉应该能拿到优秀。
  
  第四门是跨专业的加试课,悟空一看加试的人员,其他两个人里面有一个没来,就剩下内蒙修行的那个小仙。悟空大喜,这还没做最后角逐呢,就有人退出了,这好啊,竞争压力一下小了许多。
  
  考完以后,悟空感觉成绩应该还可以,但仍不免紧张,当晚从未失过眠的悟空竟然在床上烙了一夜的饼,反过来调过去的睡不着,悟空知道是自己的愿望太过迫切,才如此紧张,这毕竟是一次公平的竞争啊。
  
  好不容易等到第二天,发榜的时候,悟空早早的就过去等着,一直等到快到晌午时分,发榜的纸贴了出来,众仙家也再也不顾身份,呼啦一下围拢了过来,悟空深作一下呼吸,挤了进去,从第一行一个一个的搜索着自己的名字。终于在倒数第三行找到了,是按照成绩排的,意思就是说自己的成绩在本专业是第二。悟空不禁长出一口气,天见可怜,终于有望了。
  
  考试紧锣密鼓,第二天就安排面试。可惜佛建部部长恰好不在,又出去云游去了,只留下佛建部副部长八大王和那个女菩萨,另外为了凑数,拉上了一个不知名的佛学专家。
  
  等复试的人到齐了,悟空一看,有飞行学院的雷震子,西海龙王侄子的学生和如来办事机关的那个小沙弥。悟空暗道不妙啊。
  
  这笔试成绩可是这样排列的:西海龙王侄子的学生、悟空、飞行学院的雷震子和如来办事机关的小沙弥。
  
  为什么悟空暗道不妙呢?
  
  原来悟空私下打听过,这西海龙王侄子跟长喜佛曾经有过渊源,这次考试报导师的时候,据说西海龙王的侄子曾经跟长喜佛打过招呼,长喜佛虽然没完全答应,但也算是半推半就了,那个雷震子可是天大毕业的在职硕士,在佛学院周围住了将近两个月的时光了,经常性的往八大王家里跑,小沙弥虽然没有找过谁,但人家报的是那个女菩萨,女菩萨也是如来提拔过来,这招上三个,自己岂不是又成了陪太子读书了?
  
  且说悟空正在思考的时候,就到了他面试的时间了,悟空进去非常有礼貌的向几位考官合十一一拜见过了。问题尽管很刻薄,但悟空答的自我感觉良好,不一会面试完毕后,悟空退回原来集合的地方。
  
  全部面试完毕以后,悟空立即从多处打听,原来自己成绩不在最后,竟然拿了个第三名。悟空想,虽然是第三,但充分说明了佛学院的公正啊。要是在别的地方,自己早就被拿下了。
  
  悟空放下心来,笔试第二,面试第三,从那个方面取,都不该把自己拿掉,基本上已经定了。感觉留在此处无事可做,不如回花果山去,再过几天潇洒日子。
  
  且说悟空回到花果山水帘洞,众猴得知大王考上了,都为之高兴啊。都说皇天不负有心人啊、一份努力一分收获啊。几位猴子也说以后要好好学点东西,知识确实能够改变命运
  
  总之,悟空就这么轻飘飘的过了几日。
  
  这日突然传来不好消息,说是在雷震子和自己之间很难取舍。
  
  悟空不禁有些想不通,有何不好取舍的,既然是以笔试成绩为主,面试成绩为辅,这有何不好取舍的呢?
  
  这日又听那边传来消息,原来是副部长八大王非常想要雷震子,而部长又想要那个小沙弥,结果只能在悟空和西海龙王侄子的学生之间取舍一个,而西海龙王侄子的学生这次笔试考了第一,故不能取掉。
  
  而部长长喜佛想要悟空,但副部长八大王就坚持要雷震子,说雷震子非常优秀。
  
  悟空不禁大怒,这雷震子有何优秀的,每天都在讲佛经,竟然笔试成绩不如自己这个门外汉,凭着一张嘴面试成绩拿个第一,谁知道这第一是怎么拿的?悟空又想去找如来评理去。
  
  那边又传来消息,说部长长喜佛主持了两次会议,都被副部长给顶了回来,坚持自己的主张。
  
  悟空想想,还是先礼后兵吧,于是拿上了银票驾着祥云,前去佛学院。
  
  这时的长喜佛说什么也不肯见悟空,只是托人捎话说,自己说了不算,还是去找八大王吧。
  
  悟空一怒之下,找到了八大王,可八大王也解释不出个什么道理来,反复强调,你面试成绩不好,如何如何。
  
  悟空由怒转愤,又由愤转为平淡,想想所谓的公平公正平等不过是别人挂在墙上唬人的一种玩意,全世界的人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有自己不知道,还想怎么样呢。
  
  自己早就分析过了,不过是陪太子读书而已,何必又这么认真,形势都这么明朗了,是自己单方面的认为所谓的公平公正平等。
  
  此时,又传来消息,原来是长喜佛是新近才来主持佛建部工作的,那个八大王才是多年在此经营的人,故有些话长喜佛说了不算。
  
  接着又有消息传来,雷震子在考试以前多次跑到八大王那里请教问题,弄得八大王的精神很是享受,故每次都说雷震子很优秀。那个西海龙王侄子也找到了长喜佛。
  
  接着又传来消息,研招处的李参座不是不爱财,是不爱小财。
  
  ……
  
  悟空听到此处,不禁长叹一声,“何处才有公正啊!!!!!!”


(作者: 苍狼哮月 编辑:kind887)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