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词 字典 板报 句子 名言 友答 励志 学校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频道 > 生活故事 > 历史故事 >

诱歼美机追记

2013-04-28 来源:读书人故事会 
怎样才能抗住空袭,保证施工进度?团党委就这个问题召集了全团连以上干部开会研究,自下而上献计献策。有人认为:“工兵施工,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炮兵警戒。对空作战,各负其责。工兵打飞机还没有先例。再说以我团目前这种‘小米加步枪’的装备。

  1967年,越南的旱季来得特别早,8月初便已是万里无云,秋高气爽的景象了。这正是我援越工兵部队施工的黄金季节。但是,五支队304团在完成了安沛省7号路的施工,转场黄连山承修11号路时,却遭遇到了险恶的情况……

  美机逞凶 施工受阻

  施工部队入越以来,一直是在高射炮兵的护卫下进行作业。304团转场到黄连山后,恰逢美军再次增兵封锁“胡志明小道”,妄图彻底断绝越南的外援。所谓“胡志明小道”,是世界各国输送援越物资的运输线,是一个包括铁路、水路、公路和骡马运输的羊肠小道在内的庞大交通网。“胡志明小道”若被切断。越南就将孤立无援,形势会变得更加严峻。我援越炮兵全部加入了保卫“胡志明小道”的战斗,施工部队只好自行戒备,一面施工,一面反空袭。

  美军为阻挠施工,每天派出六七批飞机在黄连山地区上空盘旋,寻找我施工部队的驻地和装备的存放位置。一旦发现帐篷或其他建筑物的痕迹,先是狂轰滥炸,然后投下大量的燃烧弹。连同树林一齐烧光。美军的口号是“宁愿炸错,绝不放过”!地面上哪怕有一个人或者一头牛、一只猪,美机只要发现,都会俯冲下来,用火箭炮猛烈轰击,直打得人、畜粉身碎骨才会离去,其野蛮残暴令人发指。

  刚转场到黄连山的五支队304团,几天工夫就遭空袭三十余次,被炸毁工程车3辆、柴油机4台。还有些施工器材被炸坏,人员、战马都有伤亡,损失十分惨重。部队只好白天隐蔽在山林之中,晚上摸黑施工。但到了第二天,美机发现新建好的道路或桥梁,便立即扔下大批炸弹,炸得路坏桥断,304团的施工根本无法进行。

  怎样才能抗住空袭,保证施工进度?团党委就这个问题召集了全团连以上干部开会研究,自下而上献计献策。有人认为:“工兵施工,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炮兵警戒。对空作战,各负其责。工兵打飞机还没有先例。再说以我团目前这种‘小米加步枪’的装备。实在难以应付美军的‘空中优势’。”主张请示上级增派炮兵,以确保施工进度。大敌当前,这一主张毕竟有点不切实际。一营教导员姜志祥认为,若不尽快摆脱目前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就是丢中国军队的脸!坐等炮兵不是办法,只有集中全团现有的武器装备,打下几架美国飞机,才能变被动为主动。三营长郝以成提出:“敌机在高空时我军隐蔽,敌机低空飞行时我军迅猛出击,以我之长击敌之短。”这一作战原则得到了大家的赞同。团党委最后决定,采用轻重武器结合,高射机枪与班用轻机枪、冲锋枪、半自动步枪组成交叉火力。分点伏击敌机,近战猛打,让敌机有来无回。支队党委批准了这一作战方案。

  化装诱敌 美机中计

  8月15日,万里晴空。黄连山下,几名越南妇女正在田间耕作。一个越南汉子背着婴儿在田埂上放牛。在他们南面的高山下,有块两千余米宽的开阔地,北面是一片密林。放牛的汉子不时抬头望天,显然是在防备敌机偷袭。

  上午10时许,一架美机由南向北,不紧不慢地飞来。放牛的汉子一声唿哨,与种地的农妇一起逃进密林。狡猾的敌机装着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慢慢飞过开阔地,越过密林的上空,继续向北飞去。待飞机去后,村民们又走出密林耕作放牧。

  半小时之后,北去的美机又掉过头来,擦着树梢,无声无息地逼进开阔地,堵住了几个农民逃往密林的道路,迫使他们朝开阔地方向奔逃。凶恶的敌机得意忘形,超低空飞行,摆出一副老鹰扑小鸡的样子。但奇怪的是,几个越南人竟突然消失了。敌机还未回过神来,一阵密集的枪弹向它迎头射来。顿时,敌机油箱中弹,燃起了熊熊烈火。受伤的美机冲过两千余米宽的开阔地后,敌飞行员拉起操纵杆,趁飞机上升的一刹那跳出了机舱。失控的敌机拖着长长的烈焰,坠入黄连山的深谷。

  几个种地的“越南人”和三百余名中国军人突然从地下“冒”了出来,呐喊着向敌飞行员降落的山林包抄过去。

  这是304团精心设计的诱敌之计。他们让二营全体官兵穿上伪装服,隐蔽在开阔地上连夜挖好的防空壕内。副营长罗一夫身背稻草做的婴儿装成放牛郎;因越南男子多不干农活,营里只好挑选7名身手矫健的年轻战士,让他们头戴竹笠,穿上京族妇女的高腰大裤腿服装,远远看去,真像一群身段柔美的越南姑娘。然后,他们有意来到田间干活,充当诱饵。当敌机毫无顾忌地超低空飞行,逼向“越南老乡”的时候,数百支轻重武器正向它瞄准。罗一夫与几名诱敌战士跳进防空壕后。营长一声令下,枪声骤起,二营一举得手。

  悄然出击 飞贼落网

  仓皇坠地的美国飞行员如同丧家之犬。顾不上观察周围的动静,立即发报求救:“野狼,野狼,山鸡遇险!山鸡遇险!请救援!请救援!”“野狼明白,野狼明白,请告方位,请告方位!”“东经M3+0.75,北纬F1-0.13。”

  敌飞行员放下发报机,才发现数十支乌黑的枪口正对着他。在天上穷凶极恶不可一世的美国飞行员,一下子变成了软蛋。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嘴里直叫“0K”,双手战战兢兢地举起“十三国文字投降书”——这是美国国防部为飞行员统一制作的随身装备之一,上面用英、俄、德、法、中等13种文字写着飞行员的军衔、姓名和乞降内容,其中英文排在最前面,中文排在第二,看上去十分醒目:“我是美国中校飞行员奥尼·皮尔逊,现在我投降,请不要杀死我,请给我饭吃……”一连指导员李歧山一把夺过“十三国文字投降书”,笑道:“当年朝鲜战场上跪地求饶的美国兵可没这玩意儿。这十来年美国佬投降也降出经验来了,‘进步’还不小嘛!”战士们哄笑起来。教导员姜志祥大声命令:“各就各位,马上执行第三套方案!”

  按照事先的预测,二营诱敌,出奇制胜,可能出现三种结果,一是敌机受创后,仓皇逃脱,二是当场机毁人亡,战斗到此结束,不圆满,不尽如人意。第三种情况对我军最有利,即机毁敌跳伞,等敌飞行员发完救援电报后将其逮捕,用连环计歼灭前来救援之敌。现在果然出现了第三种情况。皮尔逊一着陆,便处于早已埋伏在山林中的一营指战员的包围和监视之中。皮尔逊刚发完电报,立即俯首就擒。于是,一营严阵以待,单等援敌自投罗网。

  围点打援 再歼敌机

  一营进入战斗位置一会儿工夫,就见一架美国直升飞机在四架强击机的护卫下,向皮尔逊提示的方位飞来。当直升机下降到离地面150米左右时,没见到皮尔逊的接应信号,却看见了林中不断移动着枪管的高射机枪和大队人员。敌飞行员吓得惊叫一声,猛拉操纵杆提升飞行高度。教导员姜志祥眼见敌机要逃。立即下达射击命令,阵地上万弹齐发,霎时把直升飞机打了个千疮百孔。敌飞行员来不及跳伞,敌机就在半空中炸得粉碎。

  四架高空护卫的敌机一见上当,立即揿动电钮,顷刻间数十枚炸弹向一营阵地倾泻而下,爆炸声、大树倾倒声、枪声响成一片。强大的气浪冲得高射机枪螺旋般旋转起来,有的射手披摔出老远,又拼命爬回来,迅速调整高射机枪的射击方向。一块大弹片飞向指导员李歧山的腹部,撞飞了别在他腰间的手枪,削断了结实的腰带,指导员的腹部被掀开一个大洞,血流如注,肠子也掉了出来。卫生员扑上去,一边为指导员包扎,一边呼喊担架准备。

  扔完炸弹的敌机开始调整方位和高度,准备俯冲用火箭炮和机关炮攻击目标。我军指战员有的被炸弹震昏还未清醒。有的被掀起的泥土埋了起来,还有的被倒下的大树纵横交错地压在下边。爆炸声停了,枪声也停了,看似平静的战场上气氛却非常紧张。

  卫生员用了4个急救包才把指导员腹部的伤口堵住,刚刚包扎完毕,李指导员一跃而起,大声喊道:“起来呀!同志们,机枪和步枪射手组成排枪,高机射手选准方向,敌机敢俯冲,就一定把它揍下来!”说罢,操起一挺班用机枪,挺身一站:“神枪手们,都站过来!”听到呼喊,战士们纷纷拱出土堆,推开压在身上的大树,站到指导员身旁,举枪向天,组成一道强大的火力网。左臂负伤的山东大汉路洪庭冲过去,吃力地用单臂举起轻机枪。卫生员刚刚包扎完伤员,也冲了上去,双手抓住路洪庭那挺轻机枪的脚架,高高地举过头顶,把枪口对着天空,李指导员赞许地点了点头。

  四架敌机排成“一”字形,借着浓烟的掩护,再次向一营阵地俯冲过来,发射出一排排火箭弹。但烟雾挡住了敌机的视线,火箭弹射断了一大片树梢,在一营阵地后面燃起了熊熊烈火。哒哒哒——一营的高射机枪怒吼了,一排排穿甲燃烧弹猛烈地射向敌机。砰砰砰——步枪、轻机枪也射出了仇恨的子弹。俯冲过来的敌机掠过一营阵地后,又冲进了埋伏在四周山林中的三营的有效射程,哒哒哒——砰砰砰——以逸待劳的三营射出了更加猛烈的枪弹。敌机惊慌起来,弄不清黄连山中到底有多少伏兵,抽身欲逃,但为时已晚,三架敌机当场被打得燃烧起来,在空中炸得粉碎。剩下的一架敌机也弹痕累累,犹如漏网之鱼。狼狈地逃回西贡报丧去了。



(作者:读书人网友 编辑:kind887)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