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词 字典 板报 句子 名言 友答 励志 学校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频道 > 生活故事 > 历史故事 >

普利茅斯港口的爱情交易

2013-04-28 来源:读书人故事会 
可就在两个小时前,他接到一个加密电话。电话是普利茅斯港情报部门的头头罗素上校打来的。罗素说,普利茅斯港的军事指挥中心失窃了一份重要情报,如果这份情报落到敌方手里,盟军一半情报网将瘫痪。

  1942年夏夜,普利茅斯港。向前线运送军用物资的船队,在军舰护航下悄然出港。在主舰的船舱里,舰队上校丹尼爵士和新娘索菲娅女伯爵相拥而坐,正在讲述这几年聚少离多的时光。

  索菲娅已经有些醉了,绿绿的眸子流光溢彩,她站起身走向浴室。在她关上门的同时,丹尼迅速站起身,先是侧耳听了一下浴室的声音,然后就开始紧张有序地搜查索菲娅的行李和衣物。所有的地方都找遍了,并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丹尼长出一口气,神情放松下来,他点上一支烟坐下来,陷入沉思。

  今天本该是他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天,因为他娶到了自己深爱的女子。索菲娅和丹尼同是英国贵族后裔,他们在紧邻的两个庄园里度过快乐的童年。有一半意大利血统的索菲娅十六岁后就随父亲去了意大利,可是这并不能妨碍他们相爱,一封封书信传递着他们之间的爱意。

  就在他们刚刚把婚礼提上日程时,战争爆发了,他们的祖国站到了两个阵营。本来只想做一辈子考古学者的丹尼,在接到哥哥死亡通知书的第二天就报名上了前线。而索菲娅的哥哥,从小和他们一起长大的德蒙特则成了意军的高级将领。

  索菲娅和丹尼的联系一度中断,有半年的时间丹尼没有一点索菲娅的消息。就在他快要绝望时,索菲娅却突然出现了。她直接找到他的驻地,并提出马上举行婚礼。当时丹尼正随着舰队整装待发,这个突如其来的喜讯冲昏了他的头脑。好在这是战争时期,似乎一切都可以不用太计较,于是身穿白裙装的索菲娅和丹尼在军中牧师的主持下交换了戒指,然后连夜出海。丹尼要把索菲娅送到他母亲那里,他们的蜜月只有短短的两天两夜。

  可就在两个小时前,他接到一个加密电话。电话是普利茅斯港情报部门的头头罗素上校打来的。罗素说,普利茅斯港的军事指挥中心失窃了一份重要情报,如果这份情报落到敌方手里,盟军一半情报网将瘫痪。在发现情报被偷后,港口采取了紧急措施,间谍被捕时他已经把微型胶卷送到下一个联络人手中;逃跑时被打成重伤的间谍,至死不说出和他联络的人是谁,于是线索断了。这期间到达港口并离开的人,只有索菲娅和她的女仆多萝西,他希望丹尼能以国家利益为重,对索菲娅和多萝西进行搜查和监控。

  这个消息把丹尼打击得有些晕头转向,他怎么也不能相信,自己深爱的人会利用自己运送情报。丹尼冷静了一会才理出思路,如果罗素有证据就直接扣人了,现在的情况只能说明一切还只是猜测,他既不想错失良机又不想无端生事。丹尼叫来船上的大副汉达上尉,让他负责调查多萝西。汉达一向是自己的左膀右臂,这事交给他再好不过了。现在对索菲娅的搜查已经完成,没找到微型胶卷,那就只能等汉达的回音了。

  索菲娅从浴室出来,直接扑到丹尼的怀中,可丹尼却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一面是挥不去的担忧,一面是对索菲娅的歉意——如果她不是间谍,自己该如何面对她纯洁的爱?战争,真的能摧毁一切美好的东西,丹尼从内心深处感慨着。

  但随即,汉达上尉的回复让丹尼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他保证多萝西没带任何可疑的东西。丹尼有些生气,他叫通了罗素的电话,向他大发一顿脾气,因为他搅了自己的新婚之夜。

  罗素只是不动声色地听着,最后等丹尼冷静下来,才不慌不忙地说:“现在我们已经接到可靠的情报,微型胶卷已经出港,这件事的后果,不是你我能担得起的。明确告诉你吧,丢失的是整个欧洲地区的谍报人员名单,只怕到时盟军的损失无可估量。”

  丹尼不知是怎么结束的通话,他的心又沉重起来,作为军人,他明白这份情报的分量。丹尼强打精神又安排汉达监视多萝西寻找线索,自己则来甲板上找索菲娅。

  索菲娅正眯着眼睛看向远方,听到丹尼的声音就回过头来对他微笑,可是目光中却隐隐有着一丝忧伤。

  “丹尼,我觉得你有心事。”索菲娅小心地问。

  “战争使人疲惫。”丹尼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那我们一起走吧,找一个没有战争的地方。”索菲娅有些冲动地说。

  “可是我是军人,保卫祖国是我必须做的。”丹尼带着歉意拥过索菲娅。

  “你们都是这样,你,我哥哥,总是国家啊,民族啊,我讨厌……”索菲娅使起性子来,挣出身就要离开。

  “不,索菲娅,我和你哥哥是不同的,他们是侵略者,是非正义的。”丹尼看索菲娅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就顿了一下,半晌才又说道,“你记得玛沙夫人吧。”

  “当然,你家的管家,从小经常照顾我们,我喜欢吃她做的苹果馅饼。”索菲娅说时眼睛亮亮的,好像回到了童年。

  “她已经不在人世了。”丹尼盯着索菲娅的眼睛说。索菲娅吃惊地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天啊,我还以为不久就可以见到她,怎么会……”

  “本来她只是去德国的女儿那里住一阵子,可是因为她的犹太血统……全家无一幸免。”丹尼说不下去了。

  “可是……我不明白,她只是一个平民……”索菲娅的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丹尼怜惜地拉她入怀,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她棕红色的秀发,可是索菲娅却下意识地躲开了。

  丹尼一愣。受过严格军事训练的他敏感地发现,索菲娅的头发有些不对。从上船后她就没有换过发型,就是洗澡时也小心地把发髻包起来,难道……丹尼的脸抽搐了几下,无论如何,他必须证明一下。

  汉达上尉又一次回复了消息,完全可以解除对多萝西的怀疑。丹尼出神地盯着索菲娅的发髻发呆,看来就只有这个地方可疑了。

  晚上丹尼早早把索菲娅带回舱中,两个人说了一会情话,丹尼突然说:“索菲娅,把头发散开吧,我想看你披着头发的样子,还记得你十五岁时……”

  索菲娅伸手拦住丹尼的手,撒着娇说:“不要弄乱了,我可懒得再把它梳上去。”

  “明天早上让多萝西帮你,我一定要看。”丹尼的语气不容商量。

  “不,亲爱的,求你不要看。”索菲娅的脸色有些苍白,她低声央求着,一边轻轻向后退去。丹尼突然伸手一拉索菲娅的头发,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索菲娅的头发竟然整个脱落在他的手中。原来那只是一个假发套。满面泪痕的索菲娅用手捂着光秃秃的头冲向卫生间。

  丹尼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搜查假发,可是那里面什么也没有。丹尼这才回过神来跑到卫生间前用力敲起门来。从索菲娅断断续续的话语中他才明白,原来索菲娅在热带丛林里染上一种怪病,头发突然全部脱落了,现在没有痊愈,所以才时时戴着一个假发。丹尼听着索菲娅悲痛欲绝的哭声,只觉得心都要碎了,他只好把罗素的电话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

  卫生间的门猛然打开了,索菲娅走到丹尼的面前,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我们结束了!不是因为你让我出丑,而是因为你不能给我基本的信任。”索菲娅走进多萝西的房间就再也没出来。

  船很快就要到港口了,在房间里呆呆地坐了一夜的丹尼还在品味着他生命中的这两个特殊的日子,他从幸福的天堂又被抛回了万劫不复的地狱。

  船靠上了码头,从舷窗中,丹尼看着索菲娅在多萝西的搀扶下走了过去。他突然意识到,这将是他最后一次看到他的爱人。

  丹尼飞奔出来,可是就在快要追上索菲娅时,他又无力地停下脚步,就那样默默地看着索菲娅远去的背影,一个字也没有说。

  就在踏上跳板的一瞬间,索菲娅突然转回身来,快步向丹尼走来。丹尼的眼睛被烧灼着,他死死盯着索菲娅的眼睛。索菲娅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她只是脱下手上的结婚戒指递过去。丹尼忍着椎心刺痛,也用力脱下手上的戒指——那是一天前索菲娅亲手为他戴上的,是她家族祖传的镶着硕大祖母绿的戒指。当年他们还很小时,这个戒指还戴在索菲娅的祖父罗森伯爵的手上,索菲娅指给丹尼看,并说,有一天我要把它戴到你的手上。可是,今天她又把它收了回去。

  索菲娅接过戒指后好像就全身发软寸步难行了,多萝西疾步过来架起她向岸上走去。就在她们马上要踏上陆地时,一个人拦住了她们。

推荐阅读:

传奇故事:经典传奇故事集锦

成语故事:精彩成语故事集锦

哲理故事:经典哲理故事集锦

幽默故事:程序员系列笑话集锦

名人故事:著名数学家的故事集锦

更多历史故事请访问:http://www.reader8.cn/gushi/lishi/

更多精彩故事请访问读书人网故事频道:http://www.reader8.cn/gushi/



(作者:读书人网友 编辑:kind887)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