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词 字典 板报 句子 名言 友答 励志 学校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频道 > 生活故事 > 百姓故事 >

外号叫老等的同学

2013-04-28 来源:读书人故事会 
恰巧动物课堂上,老师刚刚讲过一种叫作鸬鹚的水鸟,它善于潜水,能在水中以长而钩的嘴捕鱼。驯养的鸬鹚帮助渔民捕鱼,先站在船舷上等待,因而鸬鹚的俗名,也叫作鱼鹰、老等。

  年近古稀了,不知怎么和人聊起了爱情这个话题,其热衷程度,不亚于青春花季的年轻人。

  撩拨起这一话题欲望的,是一次偶然的邂逅相遇。邂逅相遇的,是一位初中同学——老等。

  老等是他的外号——还是我起的,呼啦在班上叫开了。当时虽处饥饿年代,他圆圆的脸,鼻孔显大而上翘,两腮肌肉微鼓,让我怀疑自己个头高挑而寡瘦,与鼻子虽高挺却时常堵塞呼吸不畅吸氧不良有关。光阴如白马过隙,悠忽五十年过去了,我们都年过花甲,走向古稀之年了,突然又叫出了这个外号,竟然还是那么亲切、感人、激动。

  你是老等吗?都在街头等公交车,我突兀地问身边一位同龄人。

  啊,啊,是呀,是呀,你是,你......啊呀,记起来了,我记起来了,你也在等车呀?

  是啊,等车。

  好,好好,太好了,找个地方坐一会吧,我们聊一会吧。

  看得出,走向咖啡厅的路上,老等的思维还在大脑里急剧旋转,在搜索关于我的姓名的记忆。是呀,从十几岁的中学生,变成一位退休的老人啦,恰如一颗幼嫩的小树苗,长成一株苍天大树了,姣好的面貌已经苍老了,忽然见了面,你能直呼出对方的姓名吗?我是并脚站在等车的行列,身边大鼻孔的他,翘首遥望来车方向,暴露右耳下脖子根那儿隐藏的瓜子似的胎痣,才大起胆子贸然询问的。

  世外桃源似的咖啡厅里,气氛温馨彩灯明亮,角落一装束时髦的女子,沉浸在古筝的弹奏中。清一色的年轻男女,他们一伙一拨,欢声笑语,嘈杂不已。两个老人闹中取静,寻坐一角落,面对两杯饮料,一盘果点,像一双出类拔萃的另类,旁若无人不管不顾地叙旧。

  记得离校几年后见面,得知他在深山里的一个火车小站工作,以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记得那么清楚的,源于父亲的一句责骂。那会我几乎沦落到剩男的边缘,婚姻大事二十七八还没定弦。自己看上的女性,人家问起我的工资,我就羞于启齿;看不上眼的,又不泄气的纠缠;两难中,和父亲有过一次零距离的交流。

  我说:我一位同学,都拿四十三元工资了,我一月才三十八。

  父亲问:他在哪儿工作?

  我说了。

  父亲没好气地责备说: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给你加五元薪金,你真愿意进山里去工作吗?

  鹤立鸡群般坐在洋溢青春气息的氛围里,我俩简略叙述了各自的情况,感慨光阴的迅捷,沧桑巨变的无常,人生道路的曲折,交谈的话题,不觉曲里拐弯,竟然触及到爱情、婚姻,这类主宰人生快乐、幸福的母题。

  那时,我们都是十四、五岁的男孩子,贪玩、粗心大意、无忧无虑。尽管住的巷子紧连着,经常一起上学回家,像两只小鸟叽叽喳喳,嘻嘻哈哈,有说不完道不尽的话题。有一两次早上迟到了,横起一条心,一块儿翻过校园后面的土院墙。起先,一起要好的玩耍着,并没在意他情感上些微的心理变化。令我豁然开朗发觉的,是两件很不起眼的小事。尤其是后一件事,让我电石火花般产生灵感,老等的外号,信口就喊出来了。

  那时,我们都热衷于足球。校园里的大操场,随便哪一处空地,两个书包分开一放,就满足了踢球的兴趣。他却足球场外不踢了,足球场上,也是踢一会儿,就不见踪影了。我虽然心生不快,却无可奈何,自己照旧踢自己的。 一次,在大操场踢完球回教室,路过排球场时,看到他独自站在一颗杨树下,便问他:

  怎么还不回教室?

  他扭捏着没言语。

  下起了毛毛小雨,和他在杨树下小站了一会儿。班上的女同学斯昶,仍兴致勃勃的在排球场和伙伴打球。斯昶身穿白色的短袖衫,衬出红红的内衣,感觉特别温柔;她下身穿了一条毛蓝色的短裤,脚蹬白色网球鞋,白色丝袜,矫健地跳跃起来,扣球的动作特别优美。简直是个女神!感到炫目耀眼,我不好意思多看了,催促快走,他却不动。下意识明白了,他是在等斯昶。

  怪不得每天下午的体育活动,他改变了爱好,喜欢排球和乒乓球了!那时班上的男女同学中,不少人朦胧的萌生了爱的意识,对有的男女生之间的暧昧关系,我俩还议论过,认为经常进楼梯下连老师三角型住屋里玩的一对男女同学,他们肆无忌惮,不是美妙的爱情,而是肆意的疯狂。怎么,难道他也疯狂起来了?记得小学六年级时,班上一位女生,就是和一位男老师在校园后面的麦秸堆里罪恶的疯狂,结果,男老师被逮捕了,女生也不见了,听说转学了。

  还有一次,是在距离校园不远的农场学农归来,同学一溜一串的都回校了,他又站在路边不走了。瞥了一眼后面渐行渐近的斯昶,我明白了。恰巧动物课堂上,老师刚刚讲过一种叫作鸬鹚的水鸟,它善于潜水,能在水中以长而钩的嘴捕鱼。驯养的鸬鹚帮助渔民捕鱼,先站在船舷上等待,因而鸬鹚的俗名,也叫作鱼鹰、老等。好像受了上天的启发,我突然大叫了一声:老等。

  说句心里话,对于女同学斯昶,我们都是打心眼里喜欢的。我只是心里暗暗喜欢罢了。对于老等大胆的明火执杖地等她,我还是很佩服的。记得我曾正言厉色地警告过他:记住,永远不许欺负斯昶。

  我的QQ里,有一篇日记,老等看了称赞不绝。为了避免行文冗繁,引用一下《可敬的女同学》这篇日记吧:

  难忘一个同学,一个可敬的女同学.

  上市一中时,班上有许多住校的保小生——那时市里有三座保育小学,专门招收高干子女(后来为缩小特殊化差别取消了),保小生中的这位女同学,衣着朴素大方,总是干净整洁,与大家没什么区别,和我们就近上学的,相处得都很好。得知我酷爱看书,不满足校图书馆的藏书,上省图书馆借书又远,爱找同学借书,于是每个星期天晚上赶到学校上晚自习,便悄悄从书包里取出几本给我带来的书。像饥饿的牛得到了鲜嫩的草,别提我心里多高兴了。从此她一如既往,一带书就是三年,对于求知欲旺盛的我,给予了极大的满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就是这位女同学,每周从家里带来的一书包书,滋润了我少年时期的精神生活,令我汲取了不少营养,促使我在文学艺术道路上起步,留下了终生难忘的记忆。

  学校在学工的热潮中,发动学生启发家长捐助,我们对此无动于衷。喜讯传来了,新办的校办工厂里,突然一下子增添了十几部车床。我曾经在校办工厂学会操作车床,并且车出了第一枚螺丝丁,记得还高兴地写了一首诗歌:我车了一枚螺丝丁......后来老师表扬了许多赞助校办工厂的家长,同学们才得知,那十几部车床,都是那位女同学回家,动员她当厂长的爸爸捐助的。知道了这位同学的爸爸,是一家大型国营企业的厂长,还得知她母亲是那家企业的监委书记,两人都是高干,羡慕之余,却不知她每周回家及到校坐小车的事。

  那还是快毕业的时候,知道了她家在城市北郊,与西门外的学校距离很远,一次,我自作聪明的要送她去公交车站,她微笑说,不用了,追问再三,才知道有小轿车接。初中三年来来往往,一直有小轿车来接送,那时都没坐过小轿车,更没有现在的特权意识,完全出于毫不炫耀,无论是来车接她或送她,为了不让同学发现,她都叫司机把车停在校外,隔了一段路的人所不知处。

  弹指一挥间,几十年光阴过去了,我们再没有来往,但是她可敬的形象,一直矗立在我心里。直到今天回想,仍然值得我仰视。

  看了这篇日记,我们在网上热聊,老等向我倾吐了一个隐藏了几十年的秘密——工作后不甘心罢休,为缓解思念之苦,他在那场浩劫中,到斯昶就学的高校找过她。

  那还是春末的一个夜晚,他找到斯昶,和斯昶在宿舍吃过晚饭,为了避免干扰同室学友休息,就走出宿舍楼,在校园散步,绕大操场跑道转圈聊天。回味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谈论未来与理想,沉浸在深情中,话儿比牛毛多。也不知转了多少圈,忽然发现赶早来校师生的身影,有人沿跑道开始长跑。分手时,尽管斯昶已告诉老等,在大串联中,已和一位同学确定了恋爱关系,她仍依依不舍。送出校门,她并不马上离开,移步旁边树丛,羞涩地低头喃喃着什么,猛一抬头,眼里含着一种欲望,分明欲得到一个拥抱抑或热吻。但是没有,贼胆大的老等紧随她,当时粗心大意,没意识到。分手时的细节,折磨他几十年,成了老等终生的遗憾。我舞文弄墨的手技痒,参杂自己的感情,将老等的讲述,凝炼为一首短诗:题名《那一夜》:

  那一夜

  话题很长很长

  那一夜

  脚印很浅很浅

  那一夜

  春风咋暖还寒

  那一夜

  胸怀火苗含丹

  那一夜

  校园很静很静

  那一夜

  围着操场转圈

  那一夜

  星星争相偷看

  那一夜

  月晕悄悄画圆

  那一夜

  时间很短很短

  那一夜

  没有肌肤接触

  那一夜

  深留如海遗憾

  那一夜

  旭日突然闪现

  那一夜

  缠绵很甜很甜

  那一夜

  情景很美很美

  那一夜

  永久灿烂心坎

  小诗恰似火上浇油,让老等激动不已,安奈不住感情了,立马打电话,邀我在椰岛广场见面。见了面,也不顾秋风萧瑟,一起围绕长满银杏树之类树木的草坪缓缓漫步。无语漫步了好几圈,终于开口了,告诉我一个更加隐秘的消息:近一年多来,他和斯昶经常见面,上次等车和我邂逅,就是和斯昶分手后的巧遇。

推荐阅读:

传奇故事:经典传奇故事集锦

成语故事:精彩成语故事集锦

哲理故事:经典哲理故事集锦

幽默故事:程序员系列笑话集锦

名人故事:著名数学家的故事集锦

更多百姓故事请访问:http://www.reader8.cn/gushi/baixing/

更多精彩故事请访问读书人网故事频道:http://www.reader8.cn/gushi/


  斯昶和我们一样年近古稀,是一位老太太了。你是怎么联系上她的,你们竟然还时常约会呀?看着我的惊讶表情,老等要竹筒倒豆子,对我讲述他和斯昶重逢并交往的经过。

  进了一家装扮新潮的黄酒店,要了一壶热乎乎的黄酒,两只小碗,一盘香干,一盘五香花生米。轻斟浅饮着可口的黄酒,慢慢咀嚼着滋味老道的香干与花生米,老等打开话匣,滔滔不绝风生水起地讲述起来了。我则合着酒店里播放的萨克斯悠扬的低音,陶醉地倾听着。

  广场真是城市的肺叶。比如椰岛广场,上有银杏、洋槐、雪松等高大的树木及花圃草坪,下有地下购物商场,四面道路后边,林立的高楼大厦上五颜六色的大广告牌充满商机,再往后的小吃街、批发零售商业街,门面、摊位鳞次栉比,不止给市民带来清新的空气,更成了人们休闲娱乐的好去处。这天,逢久阴初晴,广场残留着春节过后的浓郁气息,比往常更多了滞留的人流。披着阳光打牌闲聊的,抓住时机遛鸟遛狗的,吹拉弹唱自娱自乐的,成群结伙放音乐大跳其舞的,提水桶捏长笔杆地书诗词的,来来往往散步的,所有能坐的地方都坐满了男女老少——少数依偎了谈情说爱,多数歇脚享受阳光。在一间教室那么大的空地周围,凹字形的台沿嵌贴着赦红色的仿大理石,也是坐满了各色人等。

  一个粗犷老头与一位颇有姿色的半老徐娘,就这样面对面坐着,互相不相望,却不得不烙下了印象。

  一会儿,女的身边坐的姑娘站起来了,不情愿地对依然坐着的半老徐娘说:走吧。

  要不,你先回家吧。

  那我先回了?

  你先回吧,我再晒一会太阳。

  姑娘走了,老头换地儿晒背,连忙起身过去。半老徐娘递给他一张印刷精美的广告纸,老头接过垫在屁股下,坐下报之一句问候:

  你的姑娘?

  外孙女。

  上中学了吧?

  大一。

  俩人就搭讪闲聊起来,话题由阳光到春节的无趣,又由春节到广场的好处。对面搂抱接吻的一对少男靓女,逼迫他们避开视线,两人不得不歪脸相向闲聊。老头谈性颇浓,女士并不反感。一句当年上市一中的时候,引起了女士的兴趣:

  你是市一中的?

  市一中,初六一级的。

  什么?初六一,哪个班?

  一班。

  女士惊讶了:你叫啥名字?

  我的外号叫老等。

  你,你......你真是老等?我是斯昶呀。

  你真是斯昶?

  那还有假。

  你保养的好啊!真是难以置信,外孙女都那么大啦!

  当时的情景,正应了一句古诗: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面对的那对少男靓女,大脑里刺激激情的多巴胺分泌旺盛吧,他们持续地搂抱着。老等和斯昶旁若无人,一直聊至互留了电话号码分手。

  老等知道了斯昶一个女儿,她和丈夫在北京工作,外孙女在京上大学,过年同父母回来过年,节后留了下来,开学时才回北京,她和丈夫都是从化工研究所退休的,当过副总工程师的丈夫退休后,又被原单位返聘了。斯昶也得知了,老等在深山里的分水岭车站,一干就是二十年,后调到水电段任段长,退休前三年从水电段调回了分局。他有两个儿子,两个孙女,儿子儿媳都在本地工作。没有说出的隐秘,是对面两个一直搂抱着的男女做背景,引发心中关乎爱情的沧桑感慨。

  打那时起,我和斯昶就坚持在椰岛广场约会,学起跳舞,老等喝着黄酒,咀嚼着豆干花生米,慢条斯理地讲述着。开始学交谊舞,总是踩对方的脚,很快学会了,交谊舞就是踩着节拍旋转。每天,我们就按时在椰岛广场踩着节拍旋转,一旋转就是一年多。春秋上午八到十点钟,下午三到五点,夏季将下午的一场改到七到九点,冬季天冷,就跳上午一场。每次上班一样按时,一般搭乘公交车,时间紧了也打的。遇到意外不能赴约,电话说明并互相安慰。也在周围的小吃餐点及餐馆品味佳肴,进地下商城或周围的超市采购日用品,互相关照体贴,除了没在一起生活睡觉,嘿嘿,呆在一起的时光里,和家人没有两样。

  呵呵,你们如愿以偿了啊!

  是啊,是啊......

  你的妻子,她的丈夫,知道吗?

  先是地下活动,都没告诉家人,后来坦率地告诉了。

  家里允许吗?

  哈哈,开始我和斯昶也有顾虑,结果喜出望外。

  喜出望外?

  她老公,是个工作狂,离了化工科研就没法活;我家里那位,只知一天天忙碌家务,操心儿子儿媳孙女的事。他们都得知和老同学一起玩,不但放心,还叮咛我们大方些,玩就玩好,跳舞跳腻了,最好到城郊的名景胜地、古刹寺庙、农家乐等休闲场所调剂一下。我家里就一个条件:早出晚归,不许在外过夜。

  你俩没在外面过过夜吗?

  她住院治疗白内障那一周,头一天准备手术,后两天术后修养,她怕我累坏了,催促我回家睡,中间四天里,我一直在病房守着她。

  四天四夜厮守,嫂子没意见吗?

  你嫂子说:那是不同的,又不是在外过夜。

  宽松的观念氛围,使你们梅开二度,青春爱情如愿以偿,真是好福气呀!

  谁说不是呢!这样很好的,那次与你在车站邂逅相遇,我们才分手,斯昶急着回家了......哎,那次和你在咖啡厅坐了之后,我就告诉她见着你了,斯昶惊喜得不行呢,你们快见面吧,我们可以一起结伴远足,去更远的地方旅游,那样多好啊!

  我当然期盼与斯昶见面,也愿意一起结伴旅游,嚼了一块五香豆干,品了一口黄酒,深思了一会,我没有表态。记得一位作家说过:如果说性别是大自然的一个最奇妙的发明,那么,婚姻就是人类的一个最笨挫的发明。斯昶和老等与大自然博弈,正进入人生佳境,我不能充当第三者,不能为了满足一己感情,干扰了他们之间的甜蜜氛围。与其和斯昶见面,三人结伴旅游,不如站一边旁观,在脑海里保留斯昶豆蔻年华的印象,让她和老等抓住机遇尽情享受生活。而且,我更热衷的,是爱情这玩儿,在人的情感世界,是怎么孕育、萌发、伸枝展叶,开出红花的?当然,我热衷并寻根究底的,是老等这样纯洁的、本真的、没有污染或被异化的爱情。

  听了我的想法,老等不免失望,思考了一阵后,和我捏起小碗碰了,一口干了黄酒,遥望窗外一颗秋风中的银杏树上,金色蝴蝶似的缤纷叶片,沉默着。我颇为激动地对老等说:不但呵护你与斯昶的幸福境界,更是为了我们的子女,为了我们子女的子女,为了人类幸福的明天,让我们一起寻根究底吧。

  老等又给两个小碗斟满黄酒,递给我一碗,端起那一碗,微仰鼻孔打破沉默说:我和斯昶也商谈过,时到如今,我们只有这样了,假如我的妻子、她的老公,都走在前面了,哪怕老态龙钟,我们一定结合,假若我们之间谁早走了,那是大自然不允许结合,只怨我们没有福分。不管怎么说,都对你敞开心灵,我不能叫了老等,就老是等待,一起探究也好。说了先干了酒。

  我端起酒碗,直视着他说:那就从老等你眼下写起吧,也干了酒。

推荐阅读:

传奇故事:经典传奇故事集锦

成语故事:精彩成语故事集锦

哲理故事:经典哲理故事集锦

幽默故事:程序员系列笑话集锦

名人故事:著名数学家的故事集锦

更多百姓故事请访问:http://www.reader8.cn/gushi/baixing/

更多精彩故事请访问读书人网故事频道:http://www.reader8.cn/gushi/


(作者:读书人网友 编辑:kind887)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