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词 字典 板报 句子 名言 友答 励志 学校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频道 > 其他故事 > 鬼故事 >

鬼哭墙

2014-01-17 来源:恐怖鬼故事 
这是一间老房子,住在周围的人,常常听到怪声,很多人吓的都绕道走,附近的人都知道这里闹鬼,特别是老王死后,这里就更阴森恐怖了,更没有人敢靠近了,旁边的两户人家已经吓死了两个人了。听说,他们都是胆大之人,都是喝完酒,

    这是一间老房子,住在周围的人,常常听到怪声,很多人吓的都绕道走,附近的人都知道这里闹,特别是老王死后,这里就更阴森恐怖了,更没有人敢靠近了,旁边的两户人家已经吓死了两个人了。听说,他们都是胆大之人,都是喝完酒,半夜往回走的,只见对面的墙上,泛出一道白光,一会儿,墙体开始颤动,一个女子在往墙上撞去,墙上印出一道道血迹,她还是拼命的撞,脑浆子都快流出来了,忽然,墙面变红了,旋风在前边吹起,闪了几道白光,黑云笼罩着,天气一下子阴了,不大一会,天空下起了雨,仔细在看,不是雨,而是血在滴……
    至从老王死后,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大家都知道这里闹鬼,就连老王的儿女也搬走了,都说见到鬼了,不敢住,一慌就是十多年。
    彭辉,从老王的儿子手中买下了这座房产,收拾了一下,自己搬了进去,别说,还不错,这里是光线又好又大,独立的院落还真舒服。一出门,就有邻居跑上来,问东问西。特别是那个姓林的老人,张嘴就说,这里有怨气,有人不明不白就在这里被弄死了,尸体也不见了。彭辉才不信这些鬼话,自己已经搬到这里,有两个月多了,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七月,是一个多雨的季节,这毛毛细雨,已经陆陆续续下了两天多了,天气潮湿的很。半夜里,雨似乎又大了,闪电在天空中划来划去,道道白光闪过。彭辉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他做起来,一点睡意也没有。忽然,传来女子的哭声,就在附近不远,哭的很伤心:谁在哭泣,大半夜的,难不成那家夫妻吵架了,这雨天真可怜。彭辉这么一想,打开灯。走出了门外,来到院子里,哭声瞬间消失了,四周很平静,只能听见阵阵雨声。彭辉正琢磨是怎么回事呢?突然,一道闪电飞过,正正的的劈在墙上,瞬间冒起了白烟。可把彭辉给吓了一跳,还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只见,墙面泛出了白光,像电影布似地,出现了一个女人,看装扮,是五六十年代的人,在那里伤心地哭着,像受到很大委屈似地。彭辉一惊,向后退了几步,差点没滑倒。他定神一看,什么也没有,心想:难不成眼花了,也有可能。彭辉还是不放心,走进了在细细观察,还是什么也没有。“难道真的眼花了,有可能”他在那里,一边往回走,一边自言自语道。这时,又传来一阵哭泣声,彭辉竖起耳朵,认真的听着。墙上,忽然又出现一道黑影,墙体开始露出道道裂痕,一股股黑气从裂痕中冒出来,汇聚成一只大手,指甲像利剑一样,又尖又长,直奔彭辉的后心刺来。彭辉,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后面,只想着哭声的事,他那里知道,死神马上就要降临在他的身上。那只黑手又快又准的,刚刺在彭辉的身体上。“啊”的一声惨叫,一道金光从彭辉的体内射出,那只鬼手,瞬间化成黑烟,钻回墙缝里,墙体也恢复了平静。彭辉只觉得被推了一下,回身一看,什么东西也没有。雨,还是在那里“嘀嗒,嘀嗒”的下个不停。他也范嘀咕:明明就是感觉,有什么东西碰了自己一下,怎么啥也没有看见,难道真是错觉。他摇摇头,回去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彭辉推开门,一缕明媚的阳光照了进来。天终于晴了,昨晚的事情又浮现在脑海里,她走到院子里来,对着那座墙面又细细的观察了一遍,突然发现,有两个模模糊糊的字“救我”。彭辉一惊,用手擦了擦,想看清楚点。谁知,那两个子不但没有更清楚,反而消失了……

    晚上,彭辉想想发生一连串的事,自己也觉得是有点怪,想着想着,不由得就睡着了……
    他刚翻个身子,又传来了哭泣声,彭辉很想弄明白是怎么回事,难不成真的有鬼,他沿着声音就来到了院子里,怪声又消失了。墙面开始泛光,可把彭辉吓了一跳,赶紧向后退。一会儿,墙面出现道道血光,主成一个字体“救我”。彭辉更是一惊,这好像是见过,那么熟悉呀!一想:是早晨在这墙上看到的。“仙人,救我”从墙里传出一个声音。“谁,谁,快出来,不要吓我,我不吃这一套”彭辉紧张的四处张望,半个人影也没有。墙面上的字,忽然一下也消失了。不大一会儿,又发出道道白光,一个女子在上面浮现,像是在看电影一样,坐在那里哭泣。“鬼呀”彭辉拔腿就要跑。“大仙,救我呀?”那女鬼一下子跪了下来:“不要走呀?救救我呀?”彭辉一看,又折了回来:“我怎么救你呀?我不是什么大仙,你认错人了”彭辉走上墙边,要扶起那女鬼。“你是大仙,那晚,我要吸食你的阳气,来补充我自己呀!谁知,被你的元神给打了回来,我敢断定,你是天上的灯娄星转世,求大仙救我”那女鬼,一边哭一边磕着头:“大仙若是不答应,我就不起来,上天有好生之德,还望大仙救我”“起来吧?我答应你”彭辉扶起那女鬼“我怎么救你呀?”“方法道是不难…...”忽然,传来一阵鸡叫,那女鬼紧张起来“大仙,记得救我,我叫招弟……”白光瞬间消失了,墙瞬间变回了原样。“招弟,招弟……”,彭辉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原来,是一个梦。彭辉按按太阳穴,放松一下心情,这梦也太真实了点。他拉开窗帘,外面已经泛白,天亮了。
    在躺下来,一点睡意也没有,他早早的起来,想想自己做的梦,道是有点怪异。他走到墙边,仔细一看,什么也没有,确实是一个梦,这才放心。当目光落到墙角时,人一下子瘫坐在地上,上面写着“谢谢,大仙”。难道是真的……
    彭辉,忽然想起林老太太,他刚搬进来就碰到她,她说了一些奇怪的话。那时,自己那里会信,现在想想,也许她知道一些什么事。彭辉去了林家,一敲门,一个老头来开门。彭辉很有礼貌的说明来意,老头也很客气的把他带进了屋,彭辉却觉得老头有的怪异。“看到了”呵呵,老头笑起。彭辉当时就懵了:“什么呀?这屋里只我们俩”老头晃了晃眼神,意思让他看看墙上。彭辉一看,明白了,林老太太过逝了,只有相片挂在墙上:“不好意思呀!人呢,也太快了,前几天还好好的”。这回,该是林老头懵了,他紧锁着眉头:“孩子,你是不是弄错了,我老伴三年前就死了……”http://www.reader8.cn/gushi/guigushi/ /
    出去一打听,果然,林老太太在三年前就死了,她是一个大善人,常常劝那些,刚搬到这儿的人,离那座老房子远点,那里闹鬼,危害人命……
    彭辉一看,真是闹鬼,赶紧找个大师看看,大师一听笑了:“你乃是灯娄星下凡,这些小妖小怪是伤不了你的”“那也怕呀?天天有鬼为伴,睡都睡不着呀?”彭辉祈求大师想想办法。大师看了看彭辉的面相,又看了看彭辉的手掌,一股黑气在游动,大师掐指一算:“不好,我也帮不了你,自己的缘自己了”“怎么回事”彭辉紧张的问大师。“有一道黑气,在你生命中流动,看样子,你答应人家什么了”彭辉赶紧把那天的梦,一五一十的全说了。大师笑了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要不然这道黑气永远的跟着你,你到那里她就会跟着你到那里”大师站起来:“阿弥陀佛,我佛慈悲,自己的缘自己了,老衲也爱慕能助呀”
    彭辉仔细一想,也对,就下定决心去救那个鬼魂……

    “大仙,醒醒,我是招弟”彭辉迷迷糊糊,张开眼睛一看,果然是招弟站在他床前。“快救救我,我的克星要来了”“怎么救呀?”彭辉一下子坐起来,也精神了许多:“快告诉我”招弟挥挥手,意思跟她来。
    招弟浑身闪着白光,一会儿,化成一股亮光穿墙而出,彭辉赶紧开门追了出去,跑到院子里,那道白光在天空中,来回的徘徊了几圈,似乎在说明着什么。忽然,白光合成一个光球,直射在墙里去,炸出几道金光就消失了。彭辉一下子睁开眼睛,刚刚像做个梦一样,似乎又像在梦游,自己怎么会来到院子里,难道刚刚招弟真的来过吗?他走到墙面,用手机一照,惊奇的发现,墙面上有一幅画:一个人,正拿着工具,在墙角上挖着什么。彭辉想了想,莫非这就是救招弟的方法吗?难道,她的尸骨被封在了墙底下?想到这里,他赶紧找来了工具。拿起锤子,对着那面墙砸起。忽然,感觉一阵凉,身子开始发软,头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彭辉前后颤了两下,瘫倒在地……
    当彭辉醒来,自己已经被五花大绑起来,头还是隐隐作痛,脖子上的血迹也都干掉了。“你醒了”呵呵,发出阴险的笑声。彭辉一看,大吃一惊,当时就愣住了“你,怎么会是你”。袭击自己的,不是别人,就是卖给自己房子的王建军,也就是老王的儿子。“怎么就不能是我”哈哈,王建军又是一阵阴险的笑,在他面前走来走去:“很意外吗?”“当然意外”彭辉喘着粗气:“我跟你无冤无仇,你这是什么意思?想毛财害命,我没有钱,想要钱你都拿去,不要伤人呀?”“年轻人,不要激动吗?放心,钱我是不会要的”王建军忽然很激动,用手指着彭辉的头:“以前,我们是无冤无仇,不过现在有了”彭辉盯着王建军看,自己也不明白,心想:我啥时候得罪你了,就在你手里买个老房子吗?难道他要房子吗?宝命要紧,要就给你。“不要激动吗?”彭辉笑起:“不就想要房子吗?想要就拿去,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放了我就行,都给你”“房子就给你和那个贱人陪葬吧!”哈哈,王建军从腰间掏出一把短刀:“去死吧……”狠狠的刺了下去。看来,这回彭辉是在结难逃了,免不了一死呀?刀子还没有捅进去,他就吓得“啊”乱叫。“当”一声,刀子被一脚踢开,又连了一脚,重重的踢在王建军肚子上,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飞了出去。“孽畜,竟敢害人”彭辉一下子就高兴起来:“大师快救我”。大师临空跳起,又来了一套三连脚,踢向王建军的不同的位置,王建军也不示弱,来了一套连环掌,把大师给挡了回来。“你个死秃驴,不在寺院里好好念经诵佛,跑到这里多管闲事,识时务的,现在就滚,我还可以网开一面”“放屁,做你个春秋大梦,老衲今天就替天行道,收了你这只恶鬼”,只听见“啪啪“的声响,大师和那只恶鬼,又大战了几十个回合,金花炸的漫天都是,还是没有分出胜负。一会儿,那恶鬼仰天长啸,浓云覆盖,刮起阵阵邪风,漩涡里,杂物起飞,电闪雷鸣的,那种气势一定要击败大师的样子。大师一看,不妙呀?原地不动,念起了经文。经声佛号,有如利剑在天空中穿行,在大师前面形成一道保护墙。不大一会儿,飞出的经文,放出刺眼的金光,在空中徘徊,连接在了一起,主成一个巨大的,发着金光的“佛”字。“啪”一声巨响,万道金光齐发,射了出去。四周“叮当”的炸起火花。那恶鬼“啊,啊,啊”的惨叫。只见,齐飞的金光又飞了会来,在天空中,旋转着,发出更强的灵光。一会儿,一个巨型的“卍”字,在天空不停地转,照在王建军的头顶上。“孽畜,还不现形”说罢,大师摘下自己的佛珠,翻个跟头跳起,佛珠有如绳索套在王建军的身上。他又“啊,啊,啊”的叫起。一股黑烟从他体内飞出,王建军晕倒在地,那恶鬼跑了……

    一会儿,王建军醒来,彭辉上去就是一脚:“你个恶鬼”,王建军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大师赶紧拦下来。解释说:王建军是恶鬼附体,即便是你把他打死也没有用,在说,他自己对刚刚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呀?都是恶鬼做怪……
    彭辉带着大师,还有王建军来到墙边,用工具把墙推到,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大师是个明白人,一看就知道有蹊跷,为什么地基上有朱砂,叫彭辉和王建军继续挖。果然没有猜错,大约一米左右时,发现了一个包裹,四周还画满了钟馗符,打开一看,是一副女性的白骨……
    大师指挥,找了个好地方,把她埋了……
    晚上,招弟来谢过几位恩人,这时大家才知道:原来,招弟是老王的妻子。那是四十多年前的事,招弟那年才十六岁,父母家里穷,养不起,就把招弟卖给了年轻的老王做老婆。老王也觉得招弟不错,都说招弟有福,听说她父母给她起名叫招弟以后,她家果然就生了好几个男的,弄得父母都养不起了。刚过门没几天,老王的表弟看上了招弟。有一次,趁老王不在家,竟然装醉来调戏招弟,被招弟狠狠的咬了一口,还要告诉家里人,这下老王的表弟怕了,又说好听的,又跪下求饶,这事儿才算完了。老王的表弟对这件事表面没什么,心里那个恨呀?终于,让他等到了一个机会,就是招弟有个表哥,对招弟总是默默不忘。老王的表弟就设了个计,让招弟和他表哥都喝醉,两个人在屋里就哭诉起来,抱在了一起,老王正好看到,招弟的表哥经不起拳脚,按老王的表弟说的做,道出两个人有奸情。老王的表弟又告招弟勾引他,还有牙印为证。一个堂堂大男人,谁能受的起这份耻辱。招弟没有做过,怎么会承认,招弟不说,老王就拿着她的头往墙上撞,没几下就把招弟撞死了。这事情又不能张扬,顺手就把招弟的尸体埋在了墙底下。由于,招弟含着一口极大的怨气,死后化作厉鬼,常常出现,搅得王家不的安宁。老王就找了个道士,这个道士也没有办法彻底消灭招弟的鬼魂,因为怨气太大,就把她封在墙里……
    老王死后,由于生前做的坏事太多,很可能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受各种极刑痛苦。牛头马面押着他的魂魄去交差,谁知,半路被鬼王给拦下,抢走了老王的魂魄。鬼王生活在人鬼的交界,专门抓那些恶鬼给他办事,所有的恶鬼,都听他的话,谁也不想去阎罗王那里受罪。他正在练着“混世魔功”,一旦练成,阎罗王他也不放在眼里……
    大师听完一席话,什么都明白了,为什么老王会从反人间,就是不让招弟去骚扰他的后人。大师从口袋里拿出一道灵符,念起经文来“阿弥陀佛”双手划开,灵符烧出火花,把它丢在碗里,加上水,水在碗里旋转起来,不大一会儿,水停了下来。大师又念了一段经文,水中冒起了白泡,待白泡停止后,化出道道青烟。“喝了它”大师把碗递给招弟“以后,你在也不会有报仇的念头”招弟犹豫了片刻:“谢谢大师,我知道自己已经是罪孽深重,害了不少的人……”她一口气干了。“喝下它,就彻底的忘了仇恨”大师挥挥手:“去吧,到阎王那里报到,是非功过阎王自会秉公处理,我佛慈悲,阿弥陀佛”
    “谢谢你们……保重”招弟摆摆手,化作一股白光飞走了……
    忙完了这些事情,彭辉终于可也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在一条陌生的路上,只有点点的暗光,四处都是烟雾缭绕,看上去十分的阴森恐怖,忽然,一个声音传来:“救命,救命呀……”沿着声音看去,一个女子正在呼救,四周一片死气沉沉的,看着,就叫人不寒而栗。空中飘起道道白烟,一个面目狰狞的人,正在追她。那女子一回头,彭辉一惊,吓了一跳,一眼就认出了她:“招弟,招弟,怎么了……”彭辉也跑了过去……“当”的一声,撞在了墙上,头痛的很。原来,是一个噩梦。
    一连三天,彭辉连续做同一样的梦,怪了:难道招弟真的出事了吗?在一想不对呀!她不去投胎了吗?还是有问题。他赶紧去找了大师,大师一听,觉得肯定是有问题,掐指一算,坏了,真的出事了。但自己也无能为力呀?那毕竟是人鬼交界,一个大活人,怎么去跟鬼斗呀?在说,去了冥界自己的法力也不够呀?怎么办?都说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他在佛祖面前祈求着,彭辉也跟着祈求。一会儿,佛祖像,金光一闪,射出一道灵光,进入大师的体内,大师只感觉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内心涌动,明白了佛祖的旨意……

    午夜,大师带着彭辉进入冥界,他告诉彭辉一定要快,在鸡叫之前必须回来,要不然灵门一关,这里的温度极寒,活人是无法挨到下一次,灵门打开时,那将会,永远留在冥界了。彭辉什么也看不见,只见四处都是云雾缭绕,寒气逼人。一会儿,还有什么东西在碰着自己。大师却在来回的躲闪:“好多的人呀”“在那?我怎么没有看见”大师赶紧给彭辉打开天眼。眼前都是鬼魂走动。“这么多,怎么找呀?”彭辉泛起嘀咕。大师想了想:“我有办法了,把手伸开”彭辉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只好照做。“你手上有一道黑气,是招弟留给你的,这就是,为什么她总能联系你的原因。这也可以,带我们去找她”大师坐下说:“集中精神,用心跟我念,万法归宗,无处藏身,万法归宗,无处藏身……”彭辉手中的那股黑气,在手中来回的舞动。“阿弥陀佛,去”那股黑气飘起来,在空中走动。大师拉着彭辉说:“快,跟着它走就行……”
    彭辉和大师,追着那股黑气,来到一个极寒的山洞里,招弟被封在了冰层后面。大师一掌打碎了封面,招弟从里面飘了出来。“小心”老王的鬼魂从后面就是一掌,大师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招弟推开大师,自己被打飞了出去。大师回手就是一掌,手中还有两道钟馗符。老王“啊”一声飞出好远。本身就被大师打的元气大伤,这回更是伤上加伤,大师也没有给他喘气的机会,翻身跳起,给他来个连环脚,又是飞出很远。老王已经无还手之力:“啊……鬼王救我”大师又飞来几脚,顺手射出两颗佛珠,正正的打在老王的体内,只见他在那里痛苦的挣扎着,灵光从他的体内散发着,老王的身体开始出现裂痕,“嘭”的一声巨响,炸成了灰烬……
    这时,山洞开始剧烈摇晃,似乎马上就要倒掉,三人赶紧跑了出去,刚走不远“啪”的炸开了,石头没有落地,反而飞了过来。“不好,你们快跑,鬼王来了”哈哈,一阵怪笑:“你们一个也跑不了,竟敢在我这里撒野…….”哈哈哈。大石头,一块一块的,迅速飞来。大师赶紧把中指咬破,在手中画出两个“卍”字。在空中跳起:“万法归宗,阿弥陀佛,开”双手晃起,发出道道金光,像钻头一样,把石头炸的是到处开花,黑云笼罩着,也挡不住金光来回穿梭,地震山摇,电闪雷鸣的,那种场面太壮观了。一道道黑烟飞来,一股股漩涡刮起,闪闪的金光,在一起纠缠着。大师跟鬼王,在那里激烈的打了好久,始终不分胜负。彭辉可待不住了,门已经开始关了:“大师快点,时间要来不及了,快点…...”“你们先走”“不,一起走”彭辉拿出大师给他防身的金钵,一照,鬼王瞬间飞了出去,一道灵光打中了鬼王,黑烟射出个大窟窿,瞬间又合拢起来:“哪里跑”大师赶紧跑了过来,这时,鬼王又追了过来,门已经关了一半。“你们先走,不用管我”大师来个后踢。“大师,不要,我们怎么能丢下你不管……”大师一脚就踢在了彭辉的肚子上,人立马就飞了出去。“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大师抱住鬼王,念起了经文:“我佛慈悲,阿弥陀佛……”“啪”的一声巨响,漫天都是火花,大师和鬼王同归于尽了……
    彭辉和招弟落到了地上,自己已经回到了阳间。“大师……”彭辉赶紧跑了过去,门已经关了,走来走去也进不去了。“大师,是我害了你”彭辉趴在地上疼哭。招弟走过来:“不,是我害了大师,一切都是因我而起…….”
    彭辉,把金钵埋在了地下,算是给大师安个家。“你快走吧?快去阎王那里报到吧?如果大师在天有灵,也希望你早日投胎做人,这样大师也瞑目了……”“谢谢你们,真的谢谢……”招弟哭着消失了……

(作者:张震 编辑:kind887)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