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词 字典 板报 句子 名言 友答 励志 学校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频道 > 小小说 >

城乡爱情 第六章:你没听错吧

2014-10-22 来源:山西省翼城县王庄中学 
翟信 城乡爱情 第六章:你没听错吧

  城乡爱情(小说)第六章你没听错吧(小说)

山西省翼城县王庄中学翟信电话13233069819邮箱:beidingcun@sina.cn;

城乡爱情(小说)第六章你没听错吧

  话说阿女和母亲边走边说不知不觉穿过繁华大街 来到花好公园。只见公园垂柳婀娜多姿,鲜花争奇斗艳。小桥拱形似弯月,流水潺潺如弹琴。八角凉亭流水边,假山峰峦花草间。游人如织,来往不断,白发扶搀,童稚携提。年轻人有的并着肩,有的挽着臂。有的坐在路边小板凳上休息。有的偎依在凉亭下谈说。还有的在曲桥上欣赏。他(她)们指指点点,说说笑笑。

  阿女母女两走上曲桥看着公园的美景。“阿女,你看。”母亲指着前面说;阿女低头看去,只见曲桥倒影水中,宛如一勾弯月,月上人影晃动,随着习习凉风吹来,水面泛起鱼鳞微波,后推前涌,一波接一波地向四处扩散。荷花含笑迎绿波,波吻荷花情谊多。朵朵荷花,亭亭玉立,枝叶碧绿,娇嫩妖艳,水灵秀气。碧水有情不语,荷花无意动人。此时正午的太阳映照水面,金光闪烁,斑斓耀眼。好个“半江瑟瑟半江红。”荷花盛开并蒂,蝴蝶双飞比翼。鸳鸯相伴戏水,凤凰并肩争鸣。阿女站在曲桥上,凝视遥远天边,思念阿男,愁眉不展,思绪万千,正是:阿女曲桥望天际,满腔愁怀云烟意,风吹淡云何处去,一片情意阿男叙。

  “阿女,你看花间两只蝴蝶,水中一对对鸳鸯,山峦成双的凤凰,两两匹配,成双成对,相跟相随,永不分离。……”母亲语重心长地说;“动物成双成对,相跟相随,从不分离,人也是……。”阿女说着心想远在农村的阿男,但又不便对母亲说出藏在心里的思念。

  “阿女,你……”母亲说;

  “妈,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急我心里比你还急。”阿女说;

  “光心里急,不管用啊!得……”母亲说;

  “咱两想的是同一件事,达到的是同一个目的。走的路却不一样,” 阿女说;

  “俗话说,人在事中迷,全靠别人提。妈给你提个醒,你就是听不进去。”母亲说;

  “婚姻自主,两厢情愿,是组成家庭的基础,人常说,扭下的瓜不甜,掰开的花不香。你总不能……”阿女说;

  “你非得一条胡同走到底,到了无路可走时就已经晚了,后悔也不管用了。”母亲说;

  “妈,我相信,我走的不是一条死胡同,而是一条充满阳光的大道。”阿女说;

  母亲看着站在眼前亭亭玉立、比自己个子还高并能说会道的女儿,心里有几分高兴又有几分忧愁:高兴的是女儿长大成人了,忧愁的是女儿社会经验还太少,怕……。

  “妈,你没听说,女大不由娘。”阿女说;

  “妈不但听说了,而且现在深有体会了。”母亲说;

  “女儿是妈身上的小棉袄,妈是女儿的指路人。”母亲说;

  “女儿已经看清路了,也知道路该怎么走。”阿女说;

  …………………………

  母女两边说边走,不知不觉转过一个弯儿,母亲看到前面 有一高大敞开的玻璃门,门楣上写着“天下茶”三个黑色镶有金边的醒目大字。

  “阿女,妈想休息一会儿。”母亲说;

  “就到这茶馆里喝杯茶吧!”阿女看看四周指着眼前的茶馆说;

  母女亮说着走到茶馆门前,只见门两边写着一副对联,上写“进馆品尝滋味无穷。”下联写“出门展望前程锦绣。”母女二人进入茶馆里,茶香醇厚浓郁,阵阵飘逸,沁人心脾。馆内十分宽敞,窗户明亮,几案洁净,阳光透过宽大的玻璃门窗均匀地照射馆内的红漆桌面上,反射着一眼的光亮。四壁粉白,其间挂有着一副对联,“西汉饮茶唐成风”,“陆羽精心书茶经。”对联中间是一副油漆画:从宋朝开始被人们尊崇为茶神的陆羽端坐在那里,正有滋有味地品尝着浓茶,身边还放有陆羽书写的世上第一部茶叶专著《茶经》。房上是如白色的吊顶,下铺淡黄色地板,放有四、五十张枣红油漆方桌,东西分成四行排列着,每张桌上放有一古铜色陶瓷茶壶,油光发亮,色彩绚丽。紧围茶壶的是八个古色古香的白质地写有一个老体寿字的茶杯。没张桌子边围坐几个人正饮茶。有男有女,有老人有小孩子。有的边喝着茶边慢慢体味着 ,有的便喝茶便议论什么,有的再说笑着,有的在思索什么。阿女和母亲着了空位子在桌子边坐下,阿女拿起杯子给母亲倒满茶水,又给自己到了一杯。母亲端起轻轻品尝,味道清香。母女两便喝茶边休息说话。

  这时一年轻人走进来,坐在那里喝茶的同伴问:“买东西怎么用这长时间?”

  “那里发生大事了!”进来的年轻人指着茶馆外面大声说;

  “什么事?”同伴大声吃惊地问;

  “我刚出去转过那个弯儿就看到一年轻人背着个八、九十岁的老头儿向医院急忙走去。旁边站着一大片人议论着:这老头儿和老伴儿在公园里游逛,不知何原因昏倒在地,生命垂危,恐怕到不了医院就……。有人说是这年轻把老头儿撞倒了,今天可摊上大事了。有人说老头儿上了年岁,有血管病史,再加上今天温度高,……还有人说与这年轻无关,可也有人说别人怎么不背老头儿到医院偏偏这年轻人……还有人说,这年轻人是这老头儿的亲儿子。”年轻人详细地说;

  “到底是不是?”同伴着急地问;

  “后来我听旁边有人说,不是老头儿的儿子,是来江水市某工厂打工的,家住在北方偏僻的农村,在这江水市有谈了个对象,两人正……这年轻的名字叫阿……阿……男。”年轻人把听到的话叙述着;

  “背老头儿的年轻人,长多大个子?什么模样?”阿女转过身急忙问;“看上去中等个字,浓眉大眼,脸色微黑,一副农村人憨厚朴实的模样。”年轻人说;

  “他的名字叫什么?”阿女急忙问;

  “叫阿男!”年轻人说;

  “你没有听错吧!”阿女说;

  “没有!”年轻人说;

  阿女不听则罢,听后心急如焚。

  “妈,你在这里慢慢喝茶,一会儿我来接您。”阿女说完冲出茶馆大门,发疯似地向医院奔去。

  阿女要找到阿男,看个究竟。阿女能否找到阿男?看第七章。



(作者:翟信 编辑:kind887)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