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词 字典 板报 句子 名言 友答 励志 学校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频道 > 小小说 >

城乡爱情 第七章:谁见到也会那样做的

2014-11-04 来源:山西省翼城县王庄中学 
翟信 城乡爱情 第七章:谁见到也会那样做的

  城乡爱情(小说)第七章谁见到也会那样做的

  山西省翼城县王庄中学翟信电话13233069819邮箱:beidingcun@sina.cn;


  话说阿女和母亲二人来到茶馆,正坐在那里品茶。忽然一轻年人家来说刚才公园那边发生了一件事:一名叫阿男的年轻人不知什么原因把一老头儿背着送到医院去了。阿女听完详细询问了事情的一些细节,得知这年轻人就是自己的恋人阿男。内心十分着急,和母亲打声招呼,急速奔出茶馆去找阿男。阿女边走边和阿男用手机联系,却没有得到回音。阿女又飞似地来到医院,寻了个遍 却不见阿男的踪影。阿女站在那里想:难道是自己在茶馆里听错了!不可能啊!年轻人说的就是阿男。是不是所说的阿男不是自己的恋人阿男!可自己又再三问了那年轻人没有错啊!阿女把在茶馆里自己的经过仔仔细细回想了一遍,肯定自己听到的确实没有错。便决定再寻找一遍。阿女正要往前走,忽然看到迎面走来一位穿白大褂戴眼镜的中年医生,阿女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问:“大夫,您刚才看到有一小伙子背着一老年人来瞧病?”

  “有!老年人说是他的儿子。有什么事?”一声停止脚步说;

  “他们去哪儿了?”阿女仿佛看到了一线希望,向前跨出一步急切问;

  “来时老人说头部位疼痛,我怕是脑血管病,准备给老人详细检查一下。老人却转身避过儿子摆手暗示大脑没有问题,又对我小声悄悄说一切正常,不需要检查。我应付了一下,只好做做样子检查一番。过了有三五分钟,随同的老伴儿不知在老人的耳边又小声说了些什么,老人就让儿子背着回家了。”医生详细地叙述着经过;

  “这老人的儿子什么模样?”阿女进一步追问;

  “中等个子,脸色黝黑,说话不多,听出来不像是咱这江水市的人,可能是北方农村的年轻人。我估计也不像是老人的亲儿子。”医生接着又说;

  “这老人家住哪里?距离远吗?”阿女焦急地问;

  “可能不远吧!我听他们说话的意思是就住在这花好公园的附近,走时没有坐车,儿子背着出门向北拐了。”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眼镜说;

  阿女听完急忙来到大街上穿过来来往往的行人,边打听老人的下落便向北走去。阿女正急匆匆地向前走着,忽然身后追赶来一位中年妇女拽了下阿女的衣角问:“听说你寻找刚才那个出院的老年人?”

  “对!你知道他住哪里。”阿女转身急忙问;

  “我不但知道,而且对他熟悉不过了。因为他和我是几十年的老邻居。家就住在那个院内。”中年妇女伸出右手指着前边一座院落说;

  “谢谢!”阿女感激不尽地说;

  “不用谢,我本想帮你但我还有点急事,实在不能……”那中年妇女说完转身走了。阿女高兴地快步向那大门走去,转过个弯儿,又走了几米来到大门口,只见黑漆的两扇大门上下镶嵌着的几排古铜色的大圆钉,引人注目。门的拉手处是一对金黄色的狮子头,狮子状似发怒,双目圆睁,龇牙咧嘴,面目狰狞,令人生畏。阿女走上前去,轻轻推了一把,大门便一声不响地打开了,阿女正要进屋,忽听到屋内的说话声;“您刚才不是病得厉害吗?把人吓得要命,怎么一回家就立马好了?”阿男在奇怪地问;

  “年轻人你先歇一会儿,你听我慢慢给你说其中的缘由。”一老年人热情地回答说;

  “你说吧,为什么?”阿男喝着水说;屋内几乎没有声音,沉寂了一会儿。接着是倒水声和喝水的细小声音。

  “年轻人我实话对你说吧,其实我没有病。”老年人温情地说;

  “没病为什么装病?”阿男有点吃惊地大声问;

  “你这多日让我找的好苦啊!”老年人准备把藏在心中秘密显露出来说;

  “为什么找我?”阿男继续问;

  “你忘了前多日你在一工厂的门口救起的那个上年岁的人吗?”老年人满怀深情地说;

  “那老年人是……”阿男脑海里浮现出那天中午扶起老人的一幕。心想,怪不得觉得这老人有些面熟原来才是。

  “就是我!那天不是你及时把我送进医院抢救的话,我早已不在人世,你救人不留姓名,不图报酬。为报答你我全家人四处打问寻找,后来听说你在一家工厂上班,到那里一问你已经回老家了。今日好容易在花好公园相遇我怎能不酬谢报答你!我怕你又走了和老伴儿一商量定下这个计策——假装病,让你先把我送进医院,然后再把我送回家。这总算把你骗来了。”老人乐呵呵地叙述着;阿男心想,难怪老人在公园看见我马上就倒下,硬是让背着他到医院并让我不能离开左右。原来才是这原因。

  “年轻人,我回来时顺便有买好的现成菜能凑几个盘子,家里还有一瓶好酒,在我家吃顿饭喝几杯吧!”老伴儿说着端上了菜和酒,只听到放盘子和酒杯的轻微响声。

  “大娘,实在不好意思。谁见到也会那样做的。”阿男有点难为情地说;

  “拿筷子吃吧!不要不好意思。”老两口儿不断劝说;

  “喝杯酒。”两口儿继续劝说;屋内不时传出倒酒声和碰杯声,吃了会儿饭菜,老年人问:“你今年多大了?”

  “虚岁二十六了。”阿男边吃边回答说;

  “在江水市打工几年了?”老年人继续问;

  “五年。”阿男照实回答;

  “家住哪里?”老年人又问;

  “北方一农村,距离这江水市大概有几千里路吧。”阿男实实在在说;

  “家里有什么人?”老人问;

  “只有我一人,父母已不在人世。”阿男回答说;

  “没有对象的话,左边邻居家有一姑娘年龄与你不向上下,只一个女儿,你就在江水市成个家,不要回北方农村了。”老伴儿接着说;

  “那我就去叫那姑娘来相互看看,是否相中。”老伴儿说完正要出门走去。

  “不要叫了,我就是他相中的未婚妻。”站在门外的阿女听完一步跨进门里大声说;

  阿女的出现又会怎样呢?看第八章。



(作者:翟信 编辑:kind887)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