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词 字典 板报 句子 名言 友答 励志 学校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频道 > 小小说 >

《夕阳余歌》第九章“强汉身边无软蛋”

2014-11-13 来源:山西省翼城县王庄中学 
翟信 《夕阳余歌》第九章“强汉身边无软蛋”

  夕阳余歌(小说)第九章强汉身边无软蛋(小说)

  山西省翼城县王庄中学翟信电话13233069819邮箱:beidingcun@sina.cn;


话说几位老年人在倔老头家喝酒,村中的大喇叭开始广播:“各小组老年人秧歌队请注意:马上到老年娱乐中心广场集中,开始与其他村的老年人秧歌队进行比赛!各小组老年人秧歌队请注意:……”大喇叭重复几遍后才停止播音。

  “刚才村里的领导让我来通知你这秧歌队长,带领队员到老年娱乐中心广场集中,这会儿光顾喝酒给忘了。”地老四对倔老头说;

  “我知道,前几天全村几个秧歌队进行比赛后,村里的领导说今天其他各村的秧歌队来咱这里进行秧歌比赛。评出第一、二名还要到乡、县、省甚至全国进行比赛。”倔老头得意地说;

  “倔哥,就凭你这倔强劲儿,强汉身边无软蛋,咱这秧歌队定能拿第一名。”步老二自信地说;

  “咱这小组表演后都说好着哩。不足的是参加的人数不够多。”倔老头对屋里的几个老头说;

  “那就把各自的老婆子带来不就有阵势了。”步老二吸着烟说;

  “这办法不错,这一下子就能增加一半人。可知道老婆子能扭成嘛!”山老三带有疑虑地说;

  “老婆子们正月扭,重阳节扭,逢时过节扭,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早晨扭,晚上扭,比起咱们扭得还好哩。你忘了,以前我们男女老年人秧歌队合作过几次哩”河老六接着说;

  “老婆子心灵手巧,不但扭的好,模样也不一般。”步老二吸着烟说;

  “你说的不假,那年城市里搞牡丹花卉展,我和老婆子去看,在那里逛了几处,一转身找不到老婆子了,这里瞧不见,那里看没有,可把我吓坏了。”步老二高兴说;

  “不是被人拐走了吧!”山老三听的着急说;

  “这么大的一个人能到哪里去,我扭头忽然发现花丛中有一朵最最红的和别的花分外不一样,我过去再仔细一瞧,原来才是我老婆子朝我笑。”步老二自豪得意说;

  “那年我和老婆子到城市里儿子家住,一天大早到大街上锻炼,过来老两口儿看了看我老婆子对我说,你真有福气。怎么把王母娘娘的女儿引来了。我说我丈母娘不姓王姓美。那人说,怪不得你丈母娘相貌就漂亮美丽,她的女儿能相貌一般吗!那刚人走,我老婆子悄悄对我说,你这死脑筋就不会转弯儿,人家夸我是仙女,我这才反应过来。”倔老头乐呵呵地说;

  “那年我和老婆子到城市里旅游,遇到照相的想留个纪念,刚进门照相的看着我老婆子吃惊说,你是不是西施,相貌出众,非同一般。我说她不是,她是我老婆子。”山老三自夸说;

  “你没问问人家,你老婆子和人家是啥关系?”河老六插话说;

  “啥关系!一个天南,一个海北。能有什么关系。”山老三毫不含糊回答说;

  “你没听说,情人眼睛出西施。”河老六故意说;

  “你仨是王婆儿卖瓜自卖自夸。说的都是别人不知道的,我说的是前几天的事,咱村老婆子们在广场扭秧歌比赛,围观的人都指着其中的一老婆子说,你看那老婆子不但扭得好模样也漂亮。我仔细一瞧,你知那老婆子是谁。”河老六笑得合不住嘴说;“能是谁。是我家老婆子吧?”步老二、倔老头、山老三异口同声说;

  “不是!是我那老婆子!”河老六笑着说;

  “不要王婆儿卖瓜自卖自夸了,是好是歹一会儿扭秧歌时就会一清二楚了。要紧的是马上回家去把老婆子带来参加秧歌比赛。”倔老头说;“走回家!”步老二、山老三、河老六说着都回家了。

  “地老四,你快去通知树老五还有他家附近的几个老头也带着老婆子马上来参加。”倔老头对地老四说;

  “倔哥,人家都是老两口儿参加在一起扭,我还参加吗?还是和河……?”地老四不高兴地问;

  “你扭的那么好,咋不参加。怎么能少了你,你快去通知树老五到我这里集中……”倔老头着急地说;

  “你怎么没带老婆子?”倔老头看着地老四刚出去,对急忙进来的河老六问;

  “我就没回去,不想让老婆子参加。”河老六低声说;

  “为什么?”倔老头急忙问;

  “都是两口子在一起扭秧歌,你让我老婆子和地老四站在一排扭。”河老六极不情愿说;

  “站一排咋?”倔老头接着问;

  “有人说地老四喝我老婆子眉来眼去的,我不放心。”河老六心怀疑虑说;

  “不会吧!你又不是不在现场,你在旁边敲锣打鼓,你能看出来吗?反正我觉着人家两人是正经的。”倔老头毫不含糊说;

  “我也没有看出来,可是有人……”河老六不放心说;

  “我给你问问地老四。你先晦气把老婆子带来参加这次扭秧歌,不过不管有没有这回事,你也得给老婆子顺便打打预防针。”倔老头说;

  “那我走了。”河老六说完回家了。

  “老伴儿,你说这是咋办好?”倔老头对老伴说;

  “这事不好说,最好让步老二稍微问问地老四。”老伴儿想了一会说;

  “倔哥,你和嫂子说我什么?我在门外听到了。”一脚跨进门的步老二问;

  “刚才河老六说,听有人说地老四和他老婆子扭秧歌关系暧昧,你敢不敢给地老四稍微敲下警钟。”倔老头看着步老二说;

  “根本没这回事。地老四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步老二坚决说;

  “不管有没有,也得稍微说一说,给河老六一个交代。”倔老头试探说;

  “能行,地老四来了我问问。”步老二思忖说;

  “你两说准备问我什么?”地老四通知完树老五回来进门问;

  “河老六说听人说,你和他老婆子扭秧歌扭下感情了,你扭时就不能不看人家的脸。”步老二开门见山、直截了当说;

  “不看人家的脸是咋个扭法。”地老四大吃一惊说;

  “你看河老六老婆子那个样子,是个啥模样。”步老二不以为然说;

  “那模样好着哩。瓜子脸,白白的牙,十人看了九人……”地老四照实说;

  “要说你真的看上河老六的老婆子了?”步老二接着说;

  “没有!”地老四干脆说;

  “没有你怎么说人家好?”步老二毫不隐晦问;

  “人家那模样就在那摆着,就是好。能说人家不好。”地老四实实在在说;

  “看来你就是和河老六老婆子有感情了。”步老二接着说;

  “说人家长的模样好,实话实说就是你和人家有感情了?”地老四老实说;

  “没感情就只会看到丑处,有感情才会看到美处。”步老二带有几分笑意说;

  “要照你说的,我说你老婆子模样好,我和你老婆子也不清楚了?你不要胡说!不要恶心人。”地老四有些生气说;

  “我们这些真正两口子扭秧歌拉手时都是有适度的,点到为止。可你比真正老两口子的手拉的还紧,这怎么是胡说。俗话说,会看的看门道,不会看的看热闹。我早就看出你的门道了。”步老二进一步说;

  “周围几百号人看着扭秧歌,我一没亲嘴,二没拥抱……”地老四理直气壮说;

  “幸亏你没亲嘴拥抱。要不,后果是什么我就不说了。”步老二又说;

  “我不扭这秧歌了!”地老四说完就要走出门;

  “河老六老弟,你站住。别人胡说是别人说。我不相信你是那种人,你也不是那种人。这样吧,一为了避嫌,二是你也上了年岁,也得找个老伴儿相互照护,单身一人也不是常法。我老伴儿姨妈的表姐的妹子的女儿家住无名村。距离咱村不远。这人年轻时找对象也是高不成低不就,结果错过了年龄给耽搁了,今年已九十多岁了还独身一人。可能今天也来扭秧歌,到时候我给你指认,你看看能相中的话,就给你介绍一下。”倔老头热情关心说;

  “你没先问问人家同意吗?”地老四也一本正经说;

  “你没看人怎么说愿意不愿意。你好好扭秧歌我想她一定愿意。但你可记住,你和河老六老婆子扭秧歌不管有没有关系,这次万万不能有麻烦了。”倔老头嘱咐说;

  “我从来就没麻烦!你不要冤枉好人!全是几个鬼东西胡说的。”地老四不客气说;

  “没有就好!咱和步老二都是哥儿弟兄,心中有啥说啥,不要记仇。”倔老头委婉说;

  “倔哥,树老五等人都到齐了。”山老三在门外说;

  “河老六老婆子来了没?”倔老头边查人数边问;

  “来了!身正不怕影子歪,不喝冷水不打颤,胡说让他嘴皮子烂成十八瓣,天打雷劈香火断。”河老六老婆子高声说;

  “好个厉害的老婆子!来了就好。大家先在这里扭一遍,不到位的地方纠正了再去参加大赛。”倔老头心里有几分害怕说;“这,这…….”步老二低着头不知如何是好。扭头看着了倔老头,心中埋怨着,全是这老东西出的鬼点儿。

  扭完这遍秧歌又会发生什么故事?看第十章。



(作者:翟信 编辑:kind887)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