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词 字典 板报 句子 名言 友答 励志 学校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频道 > 生活故事 > 历史故事 >

北漂90后作家王长征撰写北京老字号故事

2015-12-25 来源:读书人 
北漂90后作家王长征撰写北京老字号故事

  北漂90后作家王长征撰写北京老字号故事

  从去年9月份以来,安徽作家王长征开始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有关老字号的资料,没想到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响十分剧烈。如今,王长征按照自己的计划,完成了”北京老字号故事“创作计划的第一部分。此书共30篇文章,即将由国家行政学院出版社结集出版。

  据了解,王长征是一位北漂,在北京一家财经杂志担任记者,因一次机缘与老字号结缘,老字号的现状让他深深担忧。国内不乏众多老字号研究书籍,但都是学者高高在上的研究成果,如何写成一本深入人心、令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书成了他的”心病“。

  如今,国内很多市场都被洋品牌占据,这让王长征感到心痛,他认为某些民族企业品牌落后于国外一些先进发达国家生产的产品,造成国民对自己的民族品牌几乎丧失信心。他做了两年记者,接触过国内一些企业,从中了解中国有很多优秀的企业品牌,由于宣传不到位和国产品牌整体环境的影响,一时尚未进入公众的视野,或者说受众面较窄。平时他与北京城的老百姓接触较多,了解他们对一个特别的群体——中华老字号企业倍感兴趣。这些老字号品牌,近则百年、远则数百年,都分别拥有一批固定的客户。尤其是一些老年人对老字号品牌产品更是一往情深,那些承载他们的童年、少年、青年以及中年记忆的特殊载体,与他们的日常生活密不可分,令他们始终挥之不去。

  然而岁月流逝,一些人逐渐老去。走过风风雨雨、有着丰厚历史文化积淀的中华老字号企业,像一位位迟暮老人无精打采。老字号企业在新的市场经济的强烈冲击下,无法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不得不处于或停滞、闲置,或被收购,甚至消失的状态。这些老字号企业印证着我们民族的商业文化,亟需加以扶持保护,使其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王长征认为,保护中华老字号企业,不仅仅停留在简单地喊喊口号,也不仅仅是争取政府,进行无休止地拨款。这些方式只能扬汤止沸,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有让更多的消费者走近老字号、了解老字号、认识老字号,引起情感共鸣,从而使用老字号产品,才能将老字号企业带向一个光明的未来。

  为了写好这本书,王长征查阅了大量的相关资料,逐渐对老字号产生了深厚的感情。近年来,老字号的回归与复兴,已经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习近平总书记曾专门去庆丰包子店做客,并亲自买单。这无疑是给全国人民作出表率,告诉人们民族品牌值得信赖,我们的早餐并不比那些高热量的洋快餐差,同样能让人快意与满足。

  ” 我能为中华老字号做些什么呢?“这个问题一直缠绕在王长征的心头,且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为它做点贡献便成了一种奢望。经过一段时间思考,他决定写一部关于老字号的故事书,挖掘其丰富的文化内涵,传播蕴含其中的一些正能量,大力弘扬一下老字号精神。那就是写一本通俗易懂、群众津津乐道的故事书,尽管不作任何高深研究,却能将老字号闪光的精神内涵融入其中,让读者在故事娓娓道来之中,潜移默化地汲取营养,了解什么是老字号,老字号在成长过程中经历了什么,什么是老字号精神,如何传承并弘扬这种精神?说干就干,尽管他知道写一部这样的故事书一定会遇到许多困难与挫折,因为手头既没有任何参考样本,又要将人物栩栩如生地还原,还要尊重存在的事实,近代的故事还好讲述,几百年前的故事怎么操作?上哪里去查找文字材料?他给自己定了这样的计划:整体打算写100个老字号故事,第一步先完成30个故事,看社会效果如何,如果事情进展顺利,能够得到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再接着一步步去完成。

  当他着手实施时,发现所遇到的困难远比想象的要多得多,除了搜集资料难之外,还有采访难,茫茫人海,究竟谁对中华老字号企业了解,谁的心中拥有老字号故事?虽说总能遇到一些很健谈的北京老人,但是他们精彩的讲述零零碎碎,像一颗颗沙粒,而不是一块完成的石头,并没有一个完整的故事,但王长征还是不厌其烦地倾听,在笔记本上快速而潦草地记录着。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要想打开局面真不容易,由于某些历史原因,一些老字号企业班子成员,不知道换了多少批,新来的员工并不了解自己企业的品牌是怎么回事。走进企业采访,他让一些年轻员工帮忙查找资料的时候,他们大都摸不着门路,干脆直接从网上复制一些材料。当他核对资料时,竟然发现有些文章是分页的,他们只复制了一半给自己,并没有注意到还有“下一页”,如果这样下去,再过几十年,恐怕很多老字号企业都只能剩下一个招牌了,有谁还记得它的文化内涵是什么?随着采访的不断深入,王长征越来越感到自己肩上所承担的责任和重量,好在老字号企业还有一些老员工尚未退休,有的退休多年赋闲在家,即便耳聋眼花,还能说些片言只语。一些老年人肚子里有东西,碰到他这么爱追问的年轻人,也乐于讲述。不过他打听到的许多关键人物往往进入暮年,垂垂老矣,往往听力不好,大脑反映迟钝,吐字不清楚,常常是说着说着话,便神游四方去了,很多话还要重新询问。

  从2014年10月份至今,每逢双休日和节假日,王长征便乘坐地铁到百里之外的地方采访。二、三十里的近地方,他便骑着电动车前往。有时为了挖掘一个线索,甚至要拜访几十人,跑上两千多里。最苦的是写稿,作为一位刚走出校门北漂的年轻人,生活环境恶劣,室内没有暖气,衣服也较为单薄,冬天往往冻得伸不开手指。夏天,天气炎热,全靠一个小电风扇慢悠悠地转动,常常浑身燥热,大汗淋漓,汗水淌进眼里涩涩发疼,但王长征仍咬牙坚持,一吐为快。有时当他发现有诸多地方不合情理,不得不停下笔来,重新构思谋篇。因为这样的写作,不像小说,可以天马行空地想象,也不像散文,优哉游哉!它既需要历史的真实,也要富有文采,经得起读者的检验。

  为此,在采访的过程中,王长征的取舍标准十分严谨,有些故事中含有神仙鬼怪的,即便再生动他也毫不手软一一剔除,他要的是货真价实、不含水分、合情合理的故事。比如,当他写到始建于永乐三年(1405)的鹤年堂,采访了董事长臧东坡,得知嘉靖年间发生一场重大瘟疫,鹤年堂创办养元社为国为民消灾解难。为了写好这个故事,王长征仔细查阅许多资料,将整个明朝期间爆发所有的大瘟疫时间表全部排列出来,对故事中涉及的人物,如严嵩、杨椒山等人生活的年代,也进行了反复核对,最终确定故事发生在最合理的瘟疫爆发时间,同时,还对当时严嵩的年龄和职务,一一作了对应,这篇故事撰写仅用了一晚上,但搜集材料却用了两个多星期。再比如,王长征写到清秘阁,乾隆奶妈周嬷嬷求乾隆为自己的儿子谋一个差事,很多资料都说清秘阁和纪晓岚有很大关系,经过王长征的认真推理,发现纪晓岚此时未满10岁,39岁才弄了个翰林侍读,等他多年后混到乾隆身边能说上话时,乾隆已是一位年近六旬的老人,周嬷嬷即便还活着,他的儿子恐怕和乾隆年纪相仿,不至于没有任何家业。

  对于王长征所撰写的每个老字号古代故事,他都一一进行考证,一些老字号的现代故事,王长征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比如,他在桂香村与王岩书记交流时得知,住在东坝的一位大娘每天都要去护国寺的桂香村店买几块糕点,对此,他先是佩服这位大娘的精神,随后就产生怀疑,东坝距离护国寺很远,而桂香村是连锁店,这位大娘为何每天舍近求远,多花车费与时间要绕到护国寺呢?等他真正见到这群桂香村的忠实粉丝才知道,这就是事实。大娘姓王,以前住在护国寺附近,只因几十年来北京城不断开发扩张,他们家的四合院被拆迁,这才搬到东坝去的。由于习惯了在护国寺周围转悠,刚搬到东坝时,王大娘时刻念着桂香村的糕点,依然每天前往,即便后来发现自己家附近也有糕点连锁店,也不愿再更换口味,何况每次去护国寺,除了能吃上自己喜爱的老口味,还能见到当年很多老街坊邻居。就是这样一群与老字号密不可分的粉丝,永葆了老字号生命力旺盛、持续不竭,这件事给了王长征极大的震撼。采访结束许多天,他的脑海还常常浮现老字号粉丝、那群善良的面庞,王长征说他当时是含着热泪写下这篇故事的。

  说到老北京人对老字号情有独钟,不得不再说一说老字号对自己的粉丝是如何关照的。北京牛街有一家做年糕的,人称“年糕钱”,钱宝文以前刚做年糕生意时,为了销路,每天都要推着小车走几十公里。只因石景山有位孤寡老人“猫眼婆婆”和读书人郭庆瑞对其年糕特别喜欢,后来钱宝文生意好了,不必再走很远的路也能将当天生产的年糕卖完,但钱宝文每天依旧推着小车沿途叫卖,总不忘给居住在郊区的几位粉丝送上几份。为此,每年他都要多穿破几双鞋子。正是老字号人这种这份真淳的情谊、这份执着善良,最终成就了老字号。

  著名学者袁家方曾给王长征讲述一个感人的故事,文革期间,造反派们争权夺利,某家老字号企业因被造反派霸占而停工,一位员工要回家去看看家人,当他走到工厂门口的时候,碰到了自己的“师弟”,于是他停下来,将包袱里面的东西逐一拿出请师弟过目。师弟感到十分惊讶。因为工人离厂不带走单位一针一线是条老规矩,老字号企业员工人人严格遵守成了一种自觉行为,即便是处于文革这样特殊的历史环境下,这位让人尊敬的师兄依然能够以身作则,不破此规矩。这样做看起来似乎有些呆板,但正是企业员工这种严谨、自律的举动,才让这家老字号企业,得以延续达数百年之久。这些事情都给了王长征很大的震撼!

  这部书写到二分之一的时候,王长征陷入了一个长久的困顿期,发现自己能写的故事差不多写完了,距离目标还遥遥无期呢。王长征顿感疲惫不堪,举步维艰,甚至想到了放弃,一种挫败感整日困扰着我,使他头痛欲裂。某些老字号企业,连一丝一毫的线索也没有,去采访的时候,人家直接告诉他:”我们的老字号真的没有故事了“,王长征实在无计可施了。这时候不得不继续大量翻阅资料,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其中有一句”一得阁抗战期间保护秘方“,一下子提醒了王长征,作者是可以适当演绎和原创的,只要情节合理。于是他开始在脑海里构筑故事框架,并且时刻想到每一个细节都要与历史相符,决不能出现任何纰漏,人名、地名都要吻合,当时的历史背景更不能出现失误。就这样,《一得阁掌柜智斗日本商人》的故事终于写出来了。今年正赶上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国人的爱国情绪空前高涨,故事一出来,社会反响出人意料,赢得了一片掌声!读者都认为故事合情合理,情节曲折引人入胜,其中,有一家文化公司愿意与他合作,从王长征的老字号故事中,选取一些制作成电视故事片。就这样,根据某句话,王长征对其他一些老字号企业的故事,开始了构思与加工,然后再结合历史背景,反复推敲,浮想联翩,一口气又写下七个故事。

  今年七月份,正当王长征距离完稿目标越来越近时,他患上一场特别严重的感冒。当时天气十分炎热,感冒让他虚弱无力、头昏脑涨,但每每想到任务即将完成,他不由得一阵子兴奋,于是强撑着病重之躯,咬紧牙关坚持写作。当他写到柳泉居时,突然又陷入了困局,说是当时的名记者王桂宇经常到柳泉居喝茶寻找灵感,但是具体情节无人知道,而他竟然也查不到关于王桂宇的一些介绍。试想,民国时期一位京城名记,竟然悄无声息地在历史上消失了,不但互联网搜索不到相关讯息,王长征到几家图书馆电子数据库也找不到王桂宇在柳泉居期间,都做些什么,几乎没有任何痕迹。

  这时候,母亲从千里之外打来电话,说她身体不好,要去合肥看病。王长征赶忙请假前往合肥,但是心里面仍一直在思考这件事。到合肥的当天晚上,王长征约了合肥几位文化名人共进晚餐,席间,他向安徽省文联一位退休老干部说起自己心中的郁闷和苦恼。这时,旁边一位位老师说他家中藏书甚多,或许能帮上我的忙。当时,王长征并没有报多大希望,他想自己写的都是北京老字号的故事,在北京都打听不到的消息,在合肥若是能找到,那才怪呢!没想到次日一大早,老先生便打来电话,说他家中有一本老书或许对王长征有帮助。他匆匆赶了过去,原来是一本手抄小说集,书页泛黄十分破旧,封底写着《日知报》发行。这让王长征眼前顿时一亮,根据前些时日的知识积累,他知道《日知报》就是王桂宇创办的,隶属于亚光通讯社。书名叫《静盦雅著》,作者天逸,是《日知报》的记者之一。这本书中有两段话提到了柳泉居,虽然只有两百余字,却让他如获至宝。很快,他根据搜集整理的其他资料相互配合、佐证,很快将《柳泉居里唱大戏》一文构思完毕。当天王长征连夜赶回北京,躺在疾驶的火车上辗转反侧,越来越兴奋难耐,觉得这简直就是上天所赐,他实在无法抑制住文思泉涌的幸福感,连忙黑暗中摸出纸笔,用手机打着亮,伏在列车上洋洋洒洒写了起来,车过山东菏泽地界,他终于完成了这个故事,不禁长舒了一口气,想站起来放松一下,一连几次,都没能站起来,原来王长征的整个身子,已经麻木不堪。

  前几篇老字号故事一出来,王长征将其传到了博客日志上,没想到“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读者的强烈兴趣,每天给他留言的网友不计其数,有教师、大学生、退休工人,还有几位老字号研究专家,他们纷纷发来贺信、贺电,进行褒奖、鼓励,寄予希望。特别是,王长征写的上世纪七十年代西单商场女工自建“争气楼”的故事,曾经感动了万千读者,读者从中知道中国企业为了争一口气,可以在一穷二白的情况下,一千多名女售货员,自发组织建筑队自己动手,克服种种困难,终于盖成了三万多平米的大商场。一位河北网友根据联系方式打电话向王长征表示感谢,还有一位北京老人自称是文革时期的红卫兵闯将,曾砸过很多老字号企业的牌匾,对当年肆意破坏老字号文物的种种暴行深感愧疚,准备前来当面向他诉说心结……

  后来,经朋友提醒,该书未结集出版之前,不要全部上传博客,以免被人复制剽窃,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于是,后来陆续问世的老字号故事,王长征只在博客上传一小部分。

  从开始动笔撰写老字号故事,到完成整部书稿,历时九个月的时间,其中的酸甜苦辣一言难尽,王长征唯有自知。希望这部浸透他诸多心血和汗水的《中华老字号故事》,能够早日问世,让更多的人们从中了解老字号,讲述老字号,支持老字号,促使中华老字号企业扬长避短,重振雄风,大放异彩,永远屹立于世界最优秀的企业之林!

  (报道:郑艳,此文根据王长征《北京老字号故事》一书序言改写)



(作者:王长征 编辑:kind887)
热点排行